星期三, 7月 02, 2008

從叩頭說起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9%E5%A4%B49

叩頭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儀式和禮節,又稱為磕頭。行此禮的人以雙膝跪地,以頭觸地。用以表示高度的忠誠和尊敬。這種儀式用於子女對父母,或下屬對於長官,尤其是臣子對君主。這種禮儀,在近現代與其他國家如英國外交官員接觸時,成為外交上的重大爭議。

叩頭是中国人的尊大・傲岸及中華帝国主義的象徴。
********************************************************************************************

今天在家,看伍晃榮的自傳"波係圓o既”記敘了作者44年的傳媒媒生涯. 書中他回憶了在英文虎報,商台,麗的及無線的歲月,還有趣味性的體壇掌故, 內容豐富.

意料之外的是敘事幾坦蕩蕩, 書中談及90年代初, 遇著部門有新老板上任, 他被視為前朝的人, 不在留任名單之內, 但又不能即時撤職. 因公司是有規有矩的機構, 不能任部門話事人隨意鏟除異己.

一天, 他被要求入房"交心.叩頭”, 他說: “工作是為金錢, 無論姓陳姓張姓李執政, 絕不介意. 工作是為了賺錢養妻活兒, 假如認為工作是令工司滿意的, 本人留下, 不然請隨便(把我撤職)吧. “

但柳暗花明, 辦公室政治做就了他的獨特報導手法, 卻是後話.

“一生未能有較大成就, 除學歷之外, 是有一股難以改變的壞脾氣, 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伍先生的成就並不小, 他讓香港觀眾每天接收到有趣又有質素的體育新聞.

作者更把自己的瘀事或處理得不好的事也寫出來. 一個人如此忠誠地面對自己, 面對讀者, 光明磊落 他認為自己未讀過大學, 不算受過高等教育,對處理新聞的守則理解不夠,有時不懂得作判斷,他在書中也表達了反省.

至此,我手中捧著書讀時,心中忍不住喝采.

其實讀過新聞系又如何? 今天很多的擦鞋報導, 是由新聞系畢業的記者所寫, 由大學畢業的主管策劃, 他們按理很知道自己在什麼, 但還是做了, 不顧專業操守,不以觀眾的知情權為念,早就把原則拋諸腦後,新聞道德及專業守則的唯一用處只限於宣傳時間, 言行不一.

學術知識並不等同智慧,時窮節乃見,疾風知勁草, 一個人能否忠於自己的道德良心,受個人勇氣,名利心的影響多於學術知識. 假如以新聞工作為志業,在意的應是採訪過程, 為自己的人生帶來幾多難忘的回憶,為市民為行業甚至為歷史貢獻了多少,而不是做不做到老總,報導帶來多少名利前途.

他在無線新聞部工作十多年, 工作檯背後的牆掛上一塊寫著奧運箴言的板:
“更快 更高 更強
奧運精神, 志在參與, 不在乎勝利,
正如人生, 志在奮鬥, 不在乎征服


他的離去香港市民懷念,被他扶掖過的後進,還是會把他的精神延續下去.

-----------------------------------------------------
傳媒行業工作性質需要長時間工作, 工作又涉及文字, 美學, 新聞觸覺等這些虛到不得了的內容, 要衡量一篇稿件或一個節目的高低, 主觀判斷成份不少;由於工作性質很 labour intensive, 剛入行的和資歷淺的, 很需要有人“捉住隻手來教" 細心指導, 才跟得上工作的嚴格要求. 假如年青人和上司理念相約又勤力學習, 朝夕共處, 很容易建立一份近乎師徒的感情.

但關係的蜜月期並不一定長久.最決定性的因素是: 上司的心態是只求得到一隻好使好用的馬仔, 還是真心培育人材.

人會成長,理念和價值觀會隨之改變, 年青人有了各式各樣的經歷後, 假如他真的是一個人才,會學習得很快, 並開始會有自己一套, 繼而甚至認為mentor那一套,雖然ok, 但不見得是最好的.假如mentor的胸襟不夠廣闊,日後合作時, 關係就會受到考驗,兩人最終越行越遠.

當看著曾經尊敬得五體投地的, 心目中奉若天神的, 並肩作戰過的mentor, 變得橫不講理, 容不下半點異見, 頑固地憑著權力由上而下推行自己的想法. 假如你不認同, 就被視為忘恩負義, 真叫人不勝負荷.我曾心想 : 我們苦苦追求言論自由, 表達意見的自由, 但在機構內卻可以一言堂, 這豈不是一個很大的諷刺? (還是該說悲劇呢?)

現在的我, 情願退後一步, 也不要有太多負擔. 人情債, 好難還, 要給一個人絕對忠誠,恕我做不到了.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我曾經問過我心目中曾經視他為mentor的人, 一條積壓在心中很久的問題,"假如任你開拍一個節目, 你會想咩o野?” . 他沉思細想了一下後說: “ 希望以後可以唔需要拍擦鞋節目.”

坦白說, 當時我對他的答案有點失望, 我一直期盼知道的是一個資深傳媒人的理想或者最關心
的課題. 我想不到, 得到的竟是一個如此humble的negative answer.

今天回想起來, 我才明白他的心境. 我甚至忽然明白, 何以他曾經對我做過無理的傷害, 我還是願意原諒他, 大概是我們終極追求的是言論自由,專業和優質的節目 . 坦白說, 我們雖不能常常問心無愧地完全做到, 但我們"雖不能至, 但心嚮往之”, 而不像有些人視沉淪為理所當然. 假如有人說, 你們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 我會引用一個人對香港言論自由的說法 " 這是進兩步退三步的爭持“.

我再把時間推前, 直到如今, 應該還是有很多人不明白何以當時他會對我另眼相看,縱然我有些獨特的條件. 但當時的我確實很多客觀條件都不如人. 我們第一次見面, 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我不知是不是因為我說過, 因為不想做一些我不認同的價值觀的報導, 所以辭了職.... 而令他決定挑選了我?

-----------------------------------------------------
未畢業前, 有位mentor曾跟我說, 這個世界有好多醒目仔女, 假如你做事只求搵著數, 好易俾人睇穿. 但只要你存心做一件好事, 就會有人自動走出來幫你.

好人不一定會有好報, 但總會有機會得到善待, 我知道這番話還是會有應驗的時候, 儘管那個好人已經不在人世.

早前參加一個追思會, 看著眼前的弔念冊, 拿起筆近一分鐘, 腦袋還是一片空白, 不知如何落筆才好. "讀到用時方恨少" , 我是買了書卻未曾讀. 回家翻出早前買了的 漢英版" 終極名言" (Famous Last Words: ond Farewells, Deathbed Diatrides and Exclamations upon Expiration” by Ray Robinson)

最平凡亦最感人的一則是: 2001年911事件, 被劫持客機上的搭客Brian Sweeney 對妻子說的:

“ Hi, Jules. It's Brian. I'm on a plane we've been hijacked, and it doesn't look good. Hopefully, I'll talk to you again, but if not, please have fun and live your life the best you can. Know that I love you, and no matter what I'll see you again someday.'

從房中的書堆裡再隨手拿來Penguin出版的Pockdet Reference, “On This Day”, 即係類似當年今日那類書, 一本把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按發生日期編排的摘要.

翻了數頁, 覺得編輯的選材幾英國本位, 揭開July 1 那頁, 發現今天真是個特別日子, 竟然有與電視和自由有關的, 吸引到我注意力的事件有:

1940 : Beginning of the Battle of Britian during World War 2, as German air forces attacked Britain

(我們能像英國人在二次大戰中, 拼命捍衛自己的價值和尊嚴, 堅信自己最終會戰勝獨裁者, 在自由的國土做一個自由人 嗎?)

1941 : Transmission of the first television advertisment, in the USA, by the Bulova Clock and Watch Company

(假如沒有廣告, 電視行業的發展會很慢, 很多出色的製作亦因為沒有預算而拍不成, 但假如廣告商向營業部或製作人施壓, 新聞自由和創作自由亦會被打壓)

1967 : BBC2 broadcast its first colour television programme.

( 英國廣播公司在一些英國人心目中近乎國寶級資產, 她的里程碑於英國人來說, 意義重大)

1990 : The Deutschmark became official currency for East and West Germany

(原先分裂的國家, 不論是在共產主義還是資本主義下長大的人民, 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後, 都要共用馬克為貨幣.)

還有,

1997 : Hong Kong was handed back to China by Britain.

------------------------------------------------------

印象中, (粗略地說) 清朝乾隆時期, 英國使節因為不肯叩頭, 被拒紫禁城外, 達不到通商的任務 , 為日後的中英戰爭埋下伏線. 香港因為鴉片戰爭而割讓給英國, 香港的命運說來和叩頭是頗有關連的.


-----------------------------------------------
今天七一回歸, 國歌在電視新聞片中奏著.

<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國歌教我們不要屈膝為奴, 站起來.

回歸後, 卻是越多越多人向權力叩頭, 把在手中的自由任人取走.

最近我經歷了不少事情, 感觸甚深, 類似遇到 culture shock 的情況.

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新的想法, 也訂下了新的目標.

從今天起, 短期內這個blog 不會再寫了 (never say never)

但我知道, 只要你們所關心的和我一樣, 我們會在另一個地方重逢.

Sophie 2008 Jul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