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5, 2008

good luck and good health

馬時亨先生,因工作關係和他接觸過一兩次,以公關技巧而論, 感覺十分professionl ,經常笑意盈盈,有問有答,和大家mingle得很好.報紙說他和傳媒關係良好, 我絕對相信是真的.

***********************************************************************************
香港的電子傳媒, 應該會特別關心誰會是接任的局長吧.因為資訊科技及電訊業發展、廣播及電影服務都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管轄範圍. 局長的轉換否帶來政策的調整? 我不知道.

************************************************************************************
在我的電視台生涯, 曾經和三位局長接觸過, 三位都算幾有manner, 但有主動說些閒話,讓大家輕鬆一下的, 不會做完訪問急急腳走人的, 就只有馬先生了.

為我們這些勞累的電視人帶來開心工作的一天, 也算是功德一件,新聞祕書固然功不可抹, 但他本人的性情和修養都重要.

馬先生, good luck and good health.

星期一, 6月 23, 2008

無題

“大記者三章” 早前略讀了. 印象最深是陸鏗先生面對蔣介石的迫供時, 抱著不要腦袋的勇氣.

在中國要做一個盡忠職守的記者, 真的會要命. 很悲哀.

讀香港的消閒雜誌, 有些記者喜歡自稱小記, 把自己看得是很低的;

平凡如我們, 都不想做烈士, 做一個地位卑微卻又可以自由採訪的小記者,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幸褔?

****************************************************************************************

剛開始讀明窗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神州記者穿梭眼", 由六位現任及前任的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撰寫, 分享採訪時各種驚險及感人的經歷.

書中的序言第一句是:"中國新聞由做得出色, 管理層要給予前線記者充份支持和發揮空間, 前線記者的熱忱, 才能活現於鏡頭前."

新聞自由需要守護, 而在香港的電視台最能守護新聞自主的是掌管營業及公共關係的管理層, 單是新聞部的力量是很微小的.

*******************************************************************************************

從新聞看到和自己有關的人死去, 是最難過的閱讀經驗.

今晚,知道和我並不算相識的妳離我們而去了, 願妳安息. 連結了我們並肩工作的是媒體.

最近我腦海出現一個問號: 難道年青有罪嗎?

我不禁又再問, 何以年青有為善良正直的人也要英年早逝?天妒英才?

說前世今生來世太虛無, 說輪迴嗎,我不懂, 說天堂嗎, 我不信.

我可以做的只有默默地難過,想想我和朋友能夠為你的家人力稍盡棉力, 僅此而已.

星期四, 6月 19, 2008

電視劇

回想昨天發生的一切, 仿如那些typical的電視劇.

那種被圍及被圍攻的經驗, 畢生難忘.

難得的是過去短短數個月, 已有不少很煽情的的情節: 背叛, 忠誠, 陰謀, 含冤....

但一切都是真實的

人生如戲吧.

好殘忍..但還倖, 我還是生存了下來.

我又徹底認識了多幾個人了.

星期三, 6月 18, 2008

會過去的(2)

這兩天又再無端被人整, 面對些無事生非的人, 又要出手還拖, 雖然這次殺傷力不重, 但也不禁後悔.事件越搞越多人知道,於公司還是自己都是不好.

唯有安慰自己, 不招人妒是庸才, 人家花這麼多時間心力整你,應該挺看重你, 覺得你有威脅, 這間接證明自己有一定能力, 應該暗自高興一下.

*************************************************************************************
個多星期前, 心情很不爽, 也是因為對某些人的信心開始動搖.

想起金庸小說“笑傲江湖‘的令狐沖得知自己師父竟是個老奸巨滑, 沽名釣譽, 不擇手段的偽君子,頓覺人生乏味得很.
寧中則被枕邊人騙了數十年, 那種對愛失去信心的萬念俱灰, 或許只有死才能解脫得到.

張愛玲說 " 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一年後, 我會知道你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討厭懷疑別人的自己, 這一次, 我還是選擇不去懷疑你, 因為要懷疑你, 於我是一件傷心和傷神的事.

我們這些內心軟弱的人, 很怕心目中的偶像幻滅, 令自己脆弱的心靈被傷害. 當要面對真相, 那種思想被掏空的絕望, 唯有動用self-defense mechanism, 選擇性地告訴自己: 不是這樣的, 我猜錯了. 以感情壓抑理性.

人會變的.

查良鏞先生曾說他說要做共產黨的諍友, 現在年老了的他, 對中國內地從諍友變成“大好友”, 作為一位老報人, 何以有這個轉變?這可能是因為他已從火線退下,人也老了, 火氣沒有了.

他的小說我還是可以一看再看, 但他現時的政見,我是不會再聽的了. 他創辦的報紙, 我也早就不再看了.

***************************************************************************************
歷史和新聞分割不開,
試過走了好幾家書店, 都找不著一本有白話文注解的"史記".

書店有得賣的則是古版書影印本, 結果買了一本選注的, 總算比沒有好.
只要想到司馬遷為寫好歷史連男人最痛的宮刑都忍得...我們這些小人物的喜怒哀樂, 對這世界根本無甚影響.

************************************************************************************

經過這幾個月的經練, 我不會再太傻太天真.

把自己的信念建基於別人的行為, 還不如好好把自己的邏輯思維訓練得快狠準, 靠自己來建構我應該走的路.

*************************************************************************

我暫時有一個想法: 暫時不要在這個blog上再寫電視, 把這裡只留作和朋友聯絡的網誌.

我個人的無病呻呤, 除了關心我的朋友有興趣知外,根本無人需要知道.

要寫東西, 也應開始花時間寫些research base 的,資料和評論都充實的, 才比較有長遠價值.

有很多話, 讓人知道我的身份, 我就不方便說了, 但我還是會keep住寫的, 以一個不會公開的名字來寫.

人大了, 恕我也要保護自己.

我未必怕小人, 但我係好怕煩的.

星期一, 6月 09, 2008

BBC 中文網 - 反思的必要 (轉載)

"把問責變成感恩,把反思變成讚美,把對生命的珍惜變成對組織的效忠,把對個人善行的感激變成對國家的頌揚"(網友評論)"

BBC中文網有很多好東西, 當中的"中國叢談"是我少有地每天都會收聽的podcast.
與期看香港傳媒關於中國的報導和評論, BBC中文網集合了中港台及駐英國記者的報導和和專家評論, 視野更為開闊, 無疑更值得花時間看.


轉載至BBC中文網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440000/newsid_7443600/7443647.stm

反思的必要
透視中國
李大同
BBC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李大同: 1952年出生於中國四川。1979年進入《中國青年報》工作至今。1995年創辦《冰點》專版。2006年1月末,《冰點》被中國當局停刊,李大同被免去主編職務。李大同著有《冰點故事》和《用新聞影響今天》。)

5月12日中國四川發生大地震後,幾天內筆者接到多家外國駐華新聞機構的電話諮詢,他們共同驚訝的是中國媒體這次對地震災害的報道,有的外國同行甚至問"是不是從此就開始新聞自由"了。可見災難伊始,中國媒體報道的快速、公開和透明度達到了"國際標準",給西方同行留下了深刻印象。

身為中國媒體的一員,筆者當然也讚賞同行們在災難開始後的表現,但並沒有西方媒體同行那樣深刻的印象。理由是,純粹的自然災難報道,在中國早已不再是一個禁區。在上世紀80年代,災難報道確實是中國媒體的禁區,那時即便是民航客機失事也不許報道,理由是對"國家形像"有嚴重損害,其實這也是假話,被封鎖的只是中國民眾。

隨著中國開放程度的提高,新聞管制部門對純粹的自然災難,已經在政治上"脫敏",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開始允許媒體報道,這自然也是一種進步。不過,這種進步仍是緩慢的,甚至是畸形的。原因是,當局逐漸將中國媒體的災難報道,改造成為對"黨和政府"歌功頌德和"英雄讚歌 "的報道,這導致中國媒體的災難報道喪失了核心價值,而且始終未能形成成熟的模式。

災難報道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反思。任何災難都會造成人類社會的損失,會對人類社會的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然而損失可大可小,威脅可重可輕,關鍵在於人們是否從一次次災難中學到了東西,從而有效地彌補制度漏洞、法律闋失和預防措施。若干年前,中國始發一地繼而蔓延全國的 SARS瘟疫,其導致災難的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信息的封閉,在於地方官員的瞞報。從此中國開始設立公共衛生事件及時向社會公布的制度,也開始制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

沒有反思便沒有進步

這次地震可反思的東西太多了。從已知信息獲知,早在10年前,就有科學家嚴厲指出這次被地震夷為平地的北川縣因處於地質斷裂帶上,決不應該在此建縣城,官員對這個警告顯然置若罔聞,為什麼?這次地震之前,中國和美國科學家都有明確的地震預告,在當今的科學條件下,地震預告當然不可能精確到某天、某地,然而這個預告是地震頻發地區,一個世紀內曾有過重大地質災害,為何不未雨綢繆,加固學校、醫院等人員密集處的建築?這次地震學校崩潰7000多所,死亡孩子數千人,很多學校是粉碎性倒塌,根本沒有逃生可能,這些建築是何人設計、何人施工、何人驗收、何以"合格"?

中國已有唐山大地震大批軍隊開到現場,卻一無救災必要工具、二無專業經驗和知識,徒手刨挖廢墟其作用於普通百姓無異的教訓,此次四川救災卻幾乎又重演了這一幕,軍人徒然望著廢墟下呼救的人束手無策,只能等專業救險人員出手--如果軍隊必定要承擔和平時期的救險任務,那麼軍隊的建制和訓練是否相適應?在這次救災中,軍隊的通信手段、工程突擊、野戰醫療和以直升機為主的空中支援力量已看出明顯不足,是否應當改進,如何改進?

還有,為什麼中國承擔慈善救助的半官方組織紅十字會和慈善總會嚴重缺乏社會信任?以往從未見過該組織向社會詳細公布社會善款的流向和賬目,導致此次賑災中有企業家獨自挨家調查,親自向災民發放善款,而社會一致高聲要求嚴密監督數百億捐款的使用,這表明中國慈善制度和聲譽究竟缺失了什麼?

是政府沒有錢嗎?從1995到2007年,去掉通脹成分後,政府財政收入增加5.7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計增加 1.6倍,農民人均純收入才增1.2倍!改革開放的成果由政府享受的最多,城市居民次之,農民分享的最少。這麼多年裡,只有政府的收入以遠高於GDP的速度在增長,城鎮居民和農民的收入增長速度都遠低於GDP的增速。國家有這麼多收入並且收入增長這麼快,為什麼寧願在政府辦公樓和形像工程上花錢,而不是花在學校、職業救援隊伍上呢?為什麼人民對社會財富的分配毫無發言權和控制力呢?可以反思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好景不長,中國媒體按照職業本能和職業訓練在一個星期裡的優異表現終於結束了,因為上面"不許刊登反思報道"。剛剛聽到,對這次災難有初步反思的南方報業同仁,已被迫撤出災區,此前北京的某家中央級報紙,竟然還公開發文批南方報業"居心不良",夫復何言!
於是我們終於又看到那出宣傳老戲的上演:"把災難變成慶典,把哀傷變成喜悅,把問責變成感恩,把反思變成讚美,把對生命的珍惜變成對組織的效忠,把對個人善行的感激變成對國家的頌揚"(網友評論)﹔某著名文人,竟要求災難中無辜死去兒女悲痛欲絕的父母們不要去向官員問責,以免被"西方反華媒體利用",無恥到這個地步,令人嘆為觀止。沒有反思,沒有依據反思而來的進步,我們就永遠不會安全。

星期日, 6月 08, 2008

不要高興得太早 (2)

中 國 封 鎖 敏 感 災 區   限 制 媒 體 採 訪

自 上 個 月 發 生 大 地 震 後 , 中 國 出 現 前 所 未 有 的 媒 體 開 放 , 現 在 已 被 證 明 是 短 命 的 。 如 今 , 士 兵 已 經 封 鎖 了 災 區 的 敏 感 地 區 , 地 方 媒 體 則 面 臨 越 來 越 多 的 限 制 。 中 國 正 在 收 緊 對 大 地 震 的 報 道 。

路透 社 昨 日 發 自 成 都 的 報 道 稱 , 在 5 月 12 日 發 生 四 川 大 地 震 後 , 中 國 政 府 因 允 許 中外 媒 體 還 有 數 以 萬 計 的 志 願 者 暢 通 無 阻 地 進 入 災 區 , 而 廣 受 好 評 , 報 道 引 述 四 川 作家 、 雜 誌 編 輯 冉 雲 飛 認 為 外 國 媒 體 在 地 震 後 稱 讚 中 國 政 府 , 是 因 為 它 們 「 對 政 府 一直 太 樂 觀 了 」 。 在 地 震 中 僅 校 舍 發 生 倒 塌 的 五 福 鎮 , 一 名 當 地 官 員 和 警 察 試 圖 阻 止外 國 記 者 與 家 長 交 談 。 當 地 警 方 稱 , 按 照 新 規 定 , 外 國 記 者 採 訪 需 要 鎮 政 府 登 記 ,儘 管 四 川 省 外 事 辦 已 向 這 些 記 者 們 簽 發 了 媒 體 採 訪 證 。 而 外 國 記 者 在 採 訪 期 間 , 有關 部 門 的 人 員 一 直 監 視 , 直 到 目 送 他 們 出 城 。 多 維 新 聞 網

星期六, 6月 07, 2008

過去的 (1)

6月1曰到了演藝界512關愛行動幫忙聽捐款熱線,

義工的spirit很好, 口不停手不停地講電話接call,

我幾好彩, 試過聽到一兩個捐款人還跟我說鼓勵的說話. 香港雖小, 但總有好人存在.

忽地覺得自己回到做製作的年代. 做著重覆性的阿四工作, 身邊有一大班人並肩作戰, 工作地位很微小, 但深知自己在做什麼, 感覺充實.

遇到舊同事問候幾句, 亦見到公司同事,難得這件事可以集合這麼多人幫手.

****************************************************
我的舊同事, 你們仍是我關心的, 因為你們很多都富有正義感, 踐信於行.

胡佳被捕, 你們有人會聯署表態 ; 很多不公義的事, 香港傳媒就只有你們會發聲.

你們身處的建制, 無疑減輕了你們勇往直前的代價, 然而天下沒有免費午餐, 制度上的壞處, 你們也得接受.

如何運用智慧克服重重困難,逐一擊破,需要的是無比的耐性, 勇氣, 甚至犧牲精神.

你們還撐得住嗎?

要走出這片困局, 單單講理想無實際作用. 你們很多人都有heart,但管理經驗,政治視野和傳媒法律知識都不夠扎實,對傳媒及機構自身發展的思考亦不足, 這於年青的一輩特別明顯.

最近, 我如飢似渴地看新聞學,傳媒道德,社會企業和歷史書.

在此同時, 亦有反省過去你們灌輸給我的價值, 是否值得我去信奉,爭取,堅守,捍衛.

因為我看到認同你們那一套的人, 在香港越來越少. 香港這個急功近利的城市,容得下你們嗎?

在另一個地方, 我還該按那套原則去感受我身邊的一切嗎?

*****************************************************

前幾天,忍不住在office 哭了出來. 當時只是情緒上很不好, 想發洩一下. 因為當天發生了兩件事讓我氣忿莫名,
而那兩件事恰巧其實也和舊同事沾上關係.

晚上回想白天發生的一切,我並不覺得衷傷, 餘下的只有震慄, 同時問: 點解有D人可以咁不擇手段?

江湖險惡, 意想不到. 我有時會把不好的事件想像到很大很大, 嚇親自己.

我很怕別人講大話. 江湖險惡, 你不去惹事生非,但總有些愛興風作浪的小人主動整你.

有位和我同年的朋友轉工不久, 為人面面俱圓, 聰明伶俐 坐上一個中層位置,因為坐了人家等了多年的位, 無端被人老屈跟大老板有路; 比較起來, 我遇到的還不算最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