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7, 2008

絮語..

外公過世了. 在星期日和一連續兩天做了儀式.

**********************************************

中式葬禮鑼鼓笛笙的喧鬧, 讓人集中不到精神.

因為人的意識清晰, 會感覺到痛苦.

讓人昏頭昏腦, 進入近乎催眠或忘我的狀態, 想不到死亡帶來的遺憾和痛苦

********************************************

學會了摺元寶, 透過這種重覆單調的工夫, 來表達敬意, 消磨守靈的時間
花了多個小時密密摺的元寶, “的一聲就變成灰燼.
小時候, 舅父曾說不明白燒那些 金銀衣紙的意義, 覺得只是浪費地球資源的行為, 很不環保.
那天, 他也摺了數個元寶.

*************************************************************************

親戚來了, 許多是多年沒見過的. 站在身旁的表弟, 每見一張臉孔, 心裡就問一次¸ 呢個邊位 .

細看每個親戚的臉, 不難
確認我們是一家人, 每個人與身旁的人雖有不同, 身材樣貌卻有著共通點, 確認彼此的身份.

***************************************************************************

不知自己是冷血 , 還是職業病發作, 我開始計算著究竟做一次這樣的法事, 成本要多少..

殯儀服務坐底十萬大元, 開始明白古時點解無獨立能力的薄命女子要賣身葬父

十萬大元..我一年都未必會儲到,我再次恨點解自己咁低人工..

葬禮是否"物有所值"? 表弟說覺得做些大龍鳳有點浪費.

我唯有答: 不能用我們這一代人的價值觀去衝量這些法事對老人家的意義

********************************************************************

忽然想到, 將來也許要買有一件有傳世的東西, 價值恆久的信物, 做個紀念也好.

十多年前, 外公搬家的時候, 一大堆黑膠唱片要掉, 我一時無聊, 惜物地挑了幾隻有大熱金曲Bee Gees, John Travolta, 羅文的唱碟放在家裡.

外公是海員, 每天在茫茫汪洋飄浮, 靠的就是這些六七十年代的歌排解愁悶.

*************************************************************************

那天我差點哭了, 因為現場的濃煙刺眼嗆鼻, 但我還是哭不出來
爸媽那輩人都沒有哭, 冷靜的教人可怕, 那是人大了的麻木, 還是看透世情?

***************************************************************************

很多年前的每個星期天, 媽媽拖著我和哥哥到外婆家吃飯, 外公每次都會為我們預備豐富的菜餚.

寫著寫著, 我不期然地哭了起來

****************************************************************************

我爸媽兩家人都沒有宗教信仰, 對鬼神之說的說也不甚了了.

白先勇在驀然回首曾說直至母親過世, 他才"頓感天命之不可違"...

"天命之不可違" ....

入大學前, 身體忽地出現毛病, 我第一次感到死亡原來可以忽地襲來, 人生可以如此短暫. 上天不會因為你年青而憐憫你, 不會.

我的人生觀大受震憾. 也體會 那種身在人群中但卻感到與世隔絕的孤獨感.

除死無大事, 開始對很多事情豁得出去 , 反省自己的生命, 知道自己原來沒有做過任何有意義的事, 甚至對父母也不見得好, 一無是處.

我清清楚楚知道: 我怕死. 怕得要死.

所以要好好認識死亡.

***********************************************************************

還幸自己在大學時修了陶國璋的"死亡與不朽" , 哲人的智慧, 為我除去不少憂惑.

***********************************************************************

有人說, 有些導演, 以不同的故事演繹同一個主旨. 對我以言, 我最想說的故事, 是如何擺脫死亡陰影, 充滿生命力的故事.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很有意思。

在看這篇文章時有幾點想分享:

會哭是好事,因為證明有羈絆。

在送我們父母時會是怎麼樣的心情?

我很同意生死法事很浪費錢。應該不是職業病。

傳世的東西,我想留一件可提醒人以生命意義的。

你的忽然來襲不要緊嗎?

陶老師真是一位好出色的老師。

蘇菲 說...

我那次只是虛驚一場.讀了psycho之後, 我估計係因為當時A Level 壓力太大, 身體才會出現問題. 因為當時原因唔明朗, 可以好大件事, 好驚好驚.

最近四川大地震, 也只是被工作佔據了極多時間, 但我想..或者之後, 待靜下來時, 還是可以盡點力的.

重建的工作, 也很艱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