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5, 2008

不要高興得太早

個多月前到廣州公幹時逛書城時買了雙語版的:

‘Global Catastrophes –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Bill McGuire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全球災難與世界末日”, 粱福明譯,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前天上班途中, 速速scan read 關於地震的篇幅

這本薄薄的小書有以下關於地震的分析:

  • 地震工程學家常說一句話 : “致命的是建築物, 而非地震本身".... 如果合理的建築法規得以貫徹執行, 人們的生命財產損失將會大幅降低.

  • 1556, 中國陝西省的一次地震導致八十萬人死亡.

(明世宗嘉靖年間的事, 距今四百五十多年)

  • 19239, 日本關東大地震, 這黎克特制8.3級的地震, 釀成大火導致至少20萬人燒死.

地震和六年後的”大衰退", 共同導致了曰本的經濟崩潰和嚴重困難. 人曾經指出, 就像德國威瑪共和國時期一樣, 這種情況助長了民族主義的氣焰和軍事力量的抬頭, 導致了侵略擴張和帝國主義, 最終引發戰爭.

(中國和當時的日本國情固然不同, 但現在那種高呼“中國加油”的情狀, 也應有所警惕. 為什麼不說四川加油?為什麼不說四川人民加油?把這種無實際作用亦無內薀的口號也要上到國家層次?)

  • 1995 , 神戶大地震

東京以南四百公里的神戶發生大地震, 六千人死亡.....應急效率很低, 遠沒有達到世界各國
的期望
, 因為日本通常被認為是高效的典範. 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 地方政府沒能應付地震後的混亂局面. 因為沒有預案來確保應急物資和設備運送到急需的地方, 一旦道路被雜物堵塞或鐵路無法使用, 城市中數十萬無家可歸 的人在地震發生後的幾天內就幾乎得不到任何援助. 公平地說, 一些問題- 至少是神戶大地震的問題- 能夠反映出日本社會的等級結構, 這種結構壓制了自由決斷和自由行動, 阻礙了突發情況下的快速反應. 如果沒有重大的改變, 在這種根深蒂固的嚴格的社會禮儀規範約束下, 任何一個東京地區的地震突發預算案都很難高效地發揮作用"

***************************************


日本文壇有村上春樹寫“地下鐵事件”, 寫出日本人被日常生活壓得透不過氣, 受高等教育的人的飽受現實的磨蝕, 情願放弃思考, 把自己交托給邪教.

香港傳媒近來關於四川大地震的報導, 直到現在, 我還未見到深入立體的分析和報導
記者在災區冒著生命危險報導災場實況, 香港的高層則掛住配合中央的主旋律. 作為第四權的傳媒, 難道就滿足於天天按官方信息, 發放死傷失傷失蹤數字就滿足了?天天播CCTV胡溫講話加災情現況加NGO的訪問加感人故事就滿足了?


錢鋼寫“唐山大地震”的偉大處, 在於能夠直指當時人民對偶像崇拜的狂熱, 政府置人民死活
於不顧
, 拒絕國際援助的不仁.我們的香港傳媒還敢誇口說自己比內地媒體專業? 不論能力, 我們甚至連道德勇氣也比不上.

中國政府比以往開放, 固然是進步, 傳媒給予正面回應, "是其是"也很應該. 但我們也要"非其非"! 直到現在批抨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的篇幅還是遠比正面報導的少.

何解有學校可以地震過後,師生無一受損, 有些學校則變成頹垣敗瓦, 豆腐渣工程- 難道不是死傷枕籍的主因?這次災難的人為因素甚高.香港傳媒對災難主因的報導和探索足夠嗎?


***************************************

今年初, 才三個月前, 華中雪災時, 正值兩會將至, 中央對傳媒的態度又如何?

今次四川大地震對傳媒的開放是因為奧運將至, 且對中央領導人無直接影響, 才會出現的權宜之策, 還是中國領導人真正意識到對傳媒開放信息的重要性, 從而作出的行為轉變?

我當然希望原因是後者, 但真相如何, 則要時間告訴我們.


香港傳媒, 請不要開心得太早 , 更不要馴伏得太早.

***************************************

今天下午, 四 川青川縣 發 生 汶 川 8 級 大 地 震 以 來 最 強 烈 的 餘 震 .

災難還未完結, 憂患未能停止.

還望, 愛是從不止息.

***************************************

青 川 6.4 級 強 烈 餘 震 致 1 死 300 多 人 傷

李俊傑在成都報道餘震的情況
2008-05-25 HKT 22:31

四 川 青 川 縣 下 午 4 時 許 , 發 生 黎 克 特 制 6.4 級 強 烈 餘 震 , 是 汶 川 8 級 大 地 震 以 來 , 最 強 烈 的 餘 震 , 造 成 最 少 1 死 , 300 多 人 受 傷 , 20 多 萬 間 房 屋 受 損 及 倒 塌 。

成 都 及 重 慶 有 強 烈 震 感 , 高 樓 搖 晃 , 部 份 居 民 走 到 街 上 。

青 川 在 餘 震 後 , 出 現 泥 石 流 , 導 致 青 川 至 廣 元 的 公 路 中 斷 。

而 在 廣 元 市 , 餘 震 造 成 多 人 死 傷 , 其 中 一 人 因 為 房 屋 倒 塌 死 亡 , 幾 百 人 被 滾 下 的 大 石 弄 傷 。 餘 震 亦 導 致 綿 陽 房 屋 瓦 片 跌 下 , 甘 肅 文 縣 的 房 屋 有 新 的 裂 縫 。

陝 西 西 安 、 山 西 太 原 , 以 至 首 都 北 京 都 感 受 到 震 動 。


I am alone, but I am not lonely

在公司短短七個多月 ,經歷了雪災和四川大地震兩個災難.

因工作關係, 曾經接觸志願團體的工作人員. 雪災時, 和他們一起工作 , 一起拼搏 . 晚上十二時多還各自在家密密覆電郵討論; 要是沒有他們在旁埋頭苦榦, 那時感冒中的我, 可能撐不到節目開始.

那陣子有幾天, 我一個人要09-27地turbo speed 做事, 一天打數十個電話, 不停出電郵與各部門及合作機構聯絡, 還得應付內部的人事鬥爭; 身心俱疲.

公司的戰友被工作佔據了, 老板又湊巧放假, 孤立無援; 多得他們令我感到還有點點精神上的安慰“ I am alone, but I am not lonely".

例行公事地做賑災的活動, 還是花心思去做, 只有我們自己心知肚明.觀眾一般只著眼明星在節目中做什麼 ,播放的災情片有幾慘 ,但對節目的真正貢獻,例如因為節目而籌得的善款數字, (不是事前而約好, 純在電視節目交收支票那類捐款), 是不會注意得到的.

驅使我們努力去做,
靠的是幫助災民和”做好呢個job“ 這些信念.

之後, 活動順利完成, 我得到幾個老板的讚賞, 那就是後話了.

我再次得到幸運之神的祝福 , 肯定了自己的信念.

星期六, 5月 17, 2008

絮語..

外公過世了. 在星期日和一連續兩天做了儀式.

**********************************************

中式葬禮鑼鼓笛笙的喧鬧, 讓人集中不到精神.

因為人的意識清晰, 會感覺到痛苦.

讓人昏頭昏腦, 進入近乎催眠或忘我的狀態, 想不到死亡帶來的遺憾和痛苦

********************************************

學會了摺元寶, 透過這種重覆單調的工夫, 來表達敬意, 消磨守靈的時間
花了多個小時密密摺的元寶, “的一聲就變成灰燼.
小時候, 舅父曾說不明白燒那些 金銀衣紙的意義, 覺得只是浪費地球資源的行為, 很不環保.
那天, 他也摺了數個元寶.

*************************************************************************

親戚來了, 許多是多年沒見過的. 站在身旁的表弟, 每見一張臉孔, 心裡就問一次¸ 呢個邊位 .

細看每個親戚的臉, 不難
確認我們是一家人, 每個人與身旁的人雖有不同, 身材樣貌卻有著共通點, 確認彼此的身份.

***************************************************************************

不知自己是冷血 , 還是職業病發作, 我開始計算著究竟做一次這樣的法事, 成本要多少..

殯儀服務坐底十萬大元, 開始明白古時點解無獨立能力的薄命女子要賣身葬父

十萬大元..我一年都未必會儲到,我再次恨點解自己咁低人工..

葬禮是否"物有所值"? 表弟說覺得做些大龍鳳有點浪費.

我唯有答: 不能用我們這一代人的價值觀去衝量這些法事對老人家的意義

********************************************************************

忽然想到, 將來也許要買有一件有傳世的東西, 價值恆久的信物, 做個紀念也好.

十多年前, 外公搬家的時候, 一大堆黑膠唱片要掉, 我一時無聊, 惜物地挑了幾隻有大熱金曲Bee Gees, John Travolta, 羅文的唱碟放在家裡.

外公是海員, 每天在茫茫汪洋飄浮, 靠的就是這些六七十年代的歌排解愁悶.

*************************************************************************

那天我差點哭了, 因為現場的濃煙刺眼嗆鼻, 但我還是哭不出來
爸媽那輩人都沒有哭, 冷靜的教人可怕, 那是人大了的麻木, 還是看透世情?

***************************************************************************

很多年前的每個星期天, 媽媽拖著我和哥哥到外婆家吃飯, 外公每次都會為我們預備豐富的菜餚.

寫著寫著, 我不期然地哭了起來

****************************************************************************

我爸媽兩家人都沒有宗教信仰, 對鬼神之說的說也不甚了了.

白先勇在驀然回首曾說直至母親過世, 他才"頓感天命之不可違"...

"天命之不可違" ....

入大學前, 身體忽地出現毛病, 我第一次感到死亡原來可以忽地襲來, 人生可以如此短暫. 上天不會因為你年青而憐憫你, 不會.

我的人生觀大受震憾. 也體會 那種身在人群中但卻感到與世隔絕的孤獨感.

除死無大事, 開始對很多事情豁得出去 , 反省自己的生命, 知道自己原來沒有做過任何有意義的事, 甚至對父母也不見得好, 一無是處.

我清清楚楚知道: 我怕死. 怕得要死.

所以要好好認識死亡.

***********************************************************************

還幸自己在大學時修了陶國璋的"死亡與不朽" , 哲人的智慧, 為我除去不少憂惑.

***********************************************************************

有人說, 有些導演, 以不同的故事演繹同一個主旨. 對我以言, 我最想說的故事, 是如何擺脫死亡陰影, 充滿生命力的故事.

星期五, 5月 09, 2008

out of order

my notebook at home is out of order , donno y...it just cannot boot up..

then i move my father's computer out and try to reconnect everything..it also suddenly does not work today...

Have to use my eeepc right now to write this blog, but i cannot type Chinese at a quick pace using eeepc

Read the book "double talk 2" by Michael Chugani, a bit regret that I have not buy the book earlier..The Chinese translation is far from good... and out of my surprise, I found at least one sentence is missed in the Chinese text....this is also some kind of 'out of order'

Recently, I think the phrase "out of law and order" is a suitable phrase to describe things happened on myself at the workplace. Those things could not drive me crazy ..... but did upset me a bit. I am learning not to make a damn on it anymore


Begin to read the book " Hong Kong Media Law" published by HKU Press.
Hope I can finish reading it!

星期四, 5月 01, 2008

中國香港的時光倒流和倒退

今天是勞動節, 最好是不用勞動, 睡了一整個下午, 腦袋難得的在黃昏時份精神飽滿.

這假期是香港回歸以後才有.

*****************************************************************************

蘋果日報 2008 May 1 港聞

聖 火 來 了
異 見 人 士 來 不 了

【 本 報 訊 】 北 京 奧 運 倒 數 100 日 , 聖 火 抵 達 香 港 之 際 , 三 名 來 港 出 席 新 聞 自 由 研 討 會 的 獨 立 中 文 筆 會 內 地 成 員 , 原 無 任 何 計 劃 在 聖 火 傳 送 時 進 行 示 威 , 命 運 卻 跟 另 外 三 名 來 自 英 、 美 的 異 見 者 一 樣 , 同 被 拒 諸 香 港 大 門 。

有 民 權 組 織 及 立 法 會 議 員 直 斥 , 港 府 為 確 保 聖 火 順 利 傳 送 , 全 面 封 殺 海 內 外 異 見 者 , 反 映 本 港 言 論 自 由 大 倒 退 。   記 者 : 謝 明 明 、 黃 偉 駿


獨 立 中 文 筆 會 旗 下 的 獄 中 作 家 委 員 會 召 集 人 張 裕 , 原 定 出 席 今 日 由 香 港 記 者 協 會 等 組 織 主 辦 的 「 世 界 新 聞 自 由 日 研 討 會 」 , 但 記 協 總 幹 事 麥 燕 庭 昨 稱 、 前 晚 接 獲 消 息 , 指 張 裕 與 另 外 兩 名 筆 會 成 員 趙 達 功 及 溫 克 堅 先 後 被 本 港 與 內 地 部 門 拒 絕 進 入 本 港 境 內 。

國 際 筆 會 副 會 長 Leedom-Ackerman 表 示 , 張 裕 前 日 下 午 從 瑞 典 抵 港 , 在 機 場 遭 入 境 處 扣 查 問 話 多 個 小 時 , 然 後 被 遣 返 瑞 典 。 她 說 , 旅 居 瑞 典 的 張 裕 是 中 國 公 民 , 並 無 犯 罪 紀 錄 , 質 疑 港 府 拒 絕 張 入 境 理 據 , 該 會 對 此 感 到 失 望 及 遺 憾 。 瑞 典 駐 港 總 領 事 館 回 應 稱 , 昨 早 知 悉 張 裕 被 拒 入 境 , 現 正 了 解 事 件 。

作 家 : 已 經 習 以 為 常

獨 立 中 文 筆 會 成 員 廖 天 琪 表 示 , 張 裕 一 直 為 被 內 地 當 局 指 為 洩 露 國 家 機 密 或 顛 覆 國 家 罪 名 遭 囚 禁 的 作 家 爭 取 權 益 , 招 內 地 當 局 不 滿 , 相 信 是 他 今 次 被 拒 入 境 的 主 因 。

筆 會 另 一 成 員 趙 達 功 前 日 下 午 3 時 , 原 定 與 妻 子 及 三 名 筆 會 成 員 從 深 圳 過 境 , 但 趙 被 拒 絕 出 境 , 其 餘 四 人 則 獲 放 行 。 趙 接 受 本 報 查 詢 時 表 示 , 被 內 地 出 入 境 部 門 扣 查 30 分 鐘 後 獲 通 知 不 能 出 境 , 但 對 方 無 解 釋 原 因 。 有 公 安 主 動 聯 絡 他 , 表 示 當 局 不 准 他 來 港 及 往 北 京 , 直 至 奧 運 結 束 為 止 。

10 日 前 曾 來 港 的 趙 語 調 平 和 地 說 , 相 信 今 次 被 拒 入 境 與 他 隸 屬 的 筆 會 較 敏 感 有 關 , 「 我 不 動 氣 , 因 為 生 氣 不 能 解 決 問 題 , 而 且 已 經 習 以 為 常 。 」

再 有 英 國 公 民 被 扣 查

另 一 名 筆 會 成 員 溫 克 堅 昨 承 認 , 接 獲 有 關 方 面 電 話 , 勸 喻 其 不 要 來 港 , 他 經 考 慮 後 同 意 , 居 於 杭 州 的 他 身 在 海 南 , 但 並 無 交 代 原 因 。 本 報 亦 得 悉 , 再 有 多 一 名 來 港 出 席 有 關 新 聞 研 討 會 人 士 昨 被 當 局 扣 查 。
此 外 , 英 國 駐 港 總 領 事 館 昨 透 露 , 繼 「 自 由 西 藏 學 生 運 動 」 英 籍 核 心 成 員 Matt Whitticase 前 日 被 港 府 拒 入 境 後 , 昨 再 有 一 名 英 國 公 民 抵 港 時 被 扣 查 , 領 事 館 已 向 本 港 保 安 局 交 涉 , 要 求 港 府 交 代 有 關 事 件 。
昨 日 亦 傳 出 兩 名 美 國 人 權 人 士 抵 港 時 被 港 府 扣 查 , 本 報 昨 曾 嘗 試 向 美 國 駐 港 總 領 事 館 查 詢 , 但 直 至 截 稿 前 仍 未 獲 回 覆 。

麥 燕 庭 表 示 , 記 協 將 會 去 信 港 府 抗 議 連 串 海 外 人 士 被 拒 入 境 事 件 , 批 評 是 本 港 言 論 自 由 倒 退 , 並 會 去 信 要 求 國 際 奧 委 會 採 取 一 切 措 施 , 保 證 言 論 及 出 入 境 自 由 。

人 權 監 察 總 幹 事 羅 沃 認 為 , 今 次 是 回 歸 以 來 港 府 最 大 規 模 一 次 拒 絕 海 外 人 權 人 士 入 境 的 行 動 , 而 且 有 系 統 及 非 常 明 顯 , 反 映 本 港 人 權 已 經 大 倒 退 , 「 當 年 世 貿 仲 准 許 有 暴 力 前 科 法 國 長 毛 同 韓 農 入 境 , 海 外 人 士 只 係 想 示 威 表 達 訴 求 都 被 拒 絕 。 」

職 工 盟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卓 人 更 直 斥 港 府 , 為 確 保 聖 火 傳 送 順 利 , 全 面 封 殺 海 內 外 異 見 人 士 , 「 唔 畀 佢 自 由 表 達 意 見 , 寧 紅 勿 橙 。 」

入 境 處 指 不 會 評 論 個 別 個 案 , 只 稱 該 處 有 責 任 執 行 有 效 的 入 境 管 制 , 確 保 香 港 公 眾 利 益 。 消 息 指 出 , 當 局 為 確 保 聖 火 傳 送 安 全 、 順 利 及 莊 嚴 地 進 行 , 擺 明 車 馬 鼓 吹 分 裂 國 家 如 支 持 藏 獨 、 疆 獨 者 將 拒 絕 入 境 , 若 其 他 人 士 經 當 局 評 估 後 認 為 會 影 響 聖 火 傳 送 , 也 會 被 考 慮 拒 絕 入 境 。

***********************************************************************************

五月三日是世界言論自由日.

http://www.worldpressfreedomday.org/

網站首頁牌閃著奪目的紅字: 奧運挑戰:使中國新聞獲得自由.

內有一篇文章:

卑微的期望

前新華社副社長李普2006 年2月連同其他資深的退休老幹部,共同要求中國進一步開放自由,警告中宣部封鎖媒體的做法"會為政治與社會的轉型種下禍根"。 這項聲明是因敢於直言的《冰點》週刊被勒令停刊所引起的,被視為中國新聞界的"重大歷史性事件"。聯合簽署這項聲明者共同呼籲政府應"摧毀各種新的審查手 段"、保障媒體應有的言論自由。他們表示:"人民缺乏言論自由,便會引起群眾的衝突,造成動亂"。

值此世界新聞自由日,李普向世界報業協會解釋中國取得資訊的條件,是如何深受通訊技術進步的影響。

他說道:"我們至今只有一種聲音,而且它是受管制的。科學技術的發展不斷地使新聞的傳播不可阻擋。現在誰要想限制新聞的傳播,可以說越來越困難,互聯網使得每天對廣播的干擾也不大很靈啦。"

"當然,在不民主的社會,有權者的權力不受限制。他們可以把記者解雇、抓起來、監禁、流放或者秘密處死。不過現在他們這樣做越來越不容易,越來越需要隱蔽行事,或者用別的罪名。"

他補充道:"秘密處死記者的事在中國已經不再聽說。把某些記者趕出國去,不許回來;把記者抓起來,投入監獄的事,還是有的。最近就發生過。"

中國是否正在轉變呢?李普希望是如此。"我的要求和希望不高,可是還是落空。這就是我,一個九十歲老記者眼下的中國。"



******************************************************************************

昨天, 從家裡書架取下記協89年版的"人民不會忘記"翻了幾頁, 由當年六十四位赴京採訪的記者編寫.他們回港後利用私人時間, 再分工把採訪時的見聞寫出來, 勾勒六四事件的始末.

賣書的收益用作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及爭取中國的新聞自由活動.

當年採訪的前線記者, 今天很多都變了各大傳媒的高層. 假如拿當年的報導和他們現在對六四事件的處理對照一下, 他們會怎樣想? 是堅持, 無悔, 驕傲, 尷尬, 迷惘, 失落, 還是不知所措?

***********************************************************************************
數年前的五月, 在中大已經考完試, (我現在還慶幸自己當年如此荒廢學業畢到業).

畢業後, 每年五月, 總會問自己: 畢業數年, 自己做了什麼? 未做什麼 ? 有沒有浪費過時間?

這幾年, 經歷了不少逆境的時間, 也曾有過很徬徨無助的時間, 也有想過放棄傳媒工作的時間, 還幸, 每次總是得出一個結論: 我不會後悔這幾年的青春花了在傳媒這個行業, 這生也不會後悔加入了畢業前夢寐以求的機構工作.

*********************************************************************************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804/28/P200804280139.htm

行政長官出席「2007年香港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四月二十八日)出席香港報業公會「2007年香港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的致辭全文:

甘(煥騰)主席、各位嘉賓、各位新聞界朋友:

  由香港報業公會主辦的「香港最佳新聞獎」,已經成為本港報界一年一度的大盛事。新聞獎由原來只有「最佳寫作」及「最佳圖片」兩個組別,發展至現今四個組別共六十多個獎項,反映新聞工作越來越專業及多元化。

  近年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互聯網的普及令網絡新聞快速湧現,新聞一日變成舊聞,不少人因此認為「報紙已死」;美國一名大學教授甚至言之鑿鑿,預言報紙會在二○四四年消失。這些言論對在座各位來說,相信不會感到陌生。

  不過,我認為香港報業的前景是樂觀的,因為報紙這類傳統媒體具有不可取代的優勢。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都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最直接的方法去獲取最容易消化的信息,互聯網在這方面當然可以提供方便,亦間接造就免費報紙的出現。但與此同時,我們很容易就會落入資訊膚淺化的陷阱。

   隨覑網上媒體不斷推陳出新及互聯網邁向互動,現在已經演變成「全民皆記者」的局面,只要透過手機就已經可以發放「新聞」。但大量的資訊不等同大量的知 識。事實上,面對資訊泛濫,我們更加需要專業的篩選及具深度的分析,以協助我們在雜亂繁多的資訊中分辯真偽,找出頭緒;這正正是報紙這類傳統媒體的獨有功 能。

  長久以來,報紙已經在社會上建立了一定的公信力及肩負起為政府施政把關的的監察角色。作為一個「以民為本」的政府,更加需要時刻 掌握市民的脈搏,緊貼他們的所想所需;報紙深入的報道、精闢獨到的評論往往可以為政府在施政上提供不少的啟發。大家都知道,我和一眾主要官員每天第一項的 工作,就是舉行「早禱會」,聽取同事報告各大主要報章的重要新聞和評論,作為當天工作一個重要的參考。

  無可否認,新媒體的出現為報紙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但跟所有香港人一樣,本港報人面對時代變遷和經營上的困難,絕不會坐以待斃,反而發揮永不言敗、靈活多變的香港精神,努力將危機轉化為機遇。

   為了迎合市場需要,香港各大報章不時會革新版面及內容,又紛紛推出網上新聞,以擴闊讀者的層面。此外,為提升讀者的參與,部份報章會舉辦不同主題的活 動,一些與教育有關的講座就非常受家長和學生的歡迎。而順應「人人可以當記者」這個潮流,有報紙更鼓勵讀者和網民提供資料線索,再由記者作深入的追蹤式報 道,增加讀者與報紙之間的互動。

  無論傳媒生態怎樣改變,傳播技術怎樣更新,報紙作為主要的新聞媒體,必須堅守追求真相和承擔社會責任 這道最後防線。正如紐約時報社長Arthur Sulzberg Jr.所說,報紙 newspaper 的定義,並不是以第二個字 paper 來界定,而是在於第一個字 news。只要報紙能夠維持內容的原創性及公信力,就無須懼怕其他媒體帶來的威脅。

  時常有人形容當記者必 須要「鐵腳、馬眼、神仙肚」,不過最近在另一個新聞獎的頒獎禮上,我聽到其中一名得獎記者有更貼切的形容。他說心中有四個字,就是「膽、正、命、平」。 膽,是膽色;正,是正義感,要將百姓苦況公諸大眾;命,是使命;而平,就是公平、持平。我相信如果各位新聞工作者能夠做到這四個字,充分發揮新聞界應有的 功能,無論報紙在運作模式上有任何改變,都不會被時代淘汰。

  我在此再次祝賀各位得獎者,希望你們能夠秉持專業的態度,緊守崗位,繼續為報業開創一片新天地。多謝大家!



2008年4月2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4時39分
************************************************************************
一個異見的記者被拒絕入境香港, 就算有齊"膽正命平",在香港又有何用武之地?

*************************************************************************

今天, 我真切感受到香港已回歸十年, (也快十一年了), 是一個中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