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7, 2005

<<悠長假期>>和我

今天在辦公室聽到同事的手提電話傳來日劇<<悠長假期>>主題曲的鈴聲, 不由得一陣感動.


<<
悠長假期>>是我最喜愛的電視劇,看過了十多遍以上, 自己也數不清了

中長假毒的時候,還是中學生, 當時從未想過自己會做電視,但卻不知怎的..心想: 假如我要拍電視劇的話真希望可以拍一套像長假般質素的戲..為的不是迷倒萬千觀眾, 而是想給城市人一個足以令他們渾然忘我的世界,暫避營營役役的現實生活.

小時候,要早睡早起, 媽媽不准看電視看得太晚, 晚上的電視節目看得甚少, 每當同事或朋友跟我談起無線的經典劇集: 妙手人心一號皇庭、創世紀…….談得眉飛色舞之際, 我都老是搭不上咀. 對不起, 全部我都沒有看過. 就算真情.. 我也只是坐定定地看過半集, 因為當晚家人出外飲宴, 太過百無聊賴, 才邊吃東西邊看. 中學時代, 我的生活可說在小說中度過…….沒有一件事比讀小說更令我的心情平靜.

大學永遠是一個令我感動的地方. 決定加入大學的劇社, 試試新東西的念頭..說不定改變了我的一生. 這念頭是源於我對小說的愛延伸至戲劇, 想站在舞台的虛榮感, 還是純粹的忽發其想,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世事往往就是這麼magical. 就像瀨名跟小南, 他們初看跟本是不可能的一對, 但一連串不知是故意還是偶然的事件, 卻促使他們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 從此走在一起.

p.s. 最近身邊有/ 將有不少同事離開我工作的團隊, 不論是否自願, 祝 你們放完長假, 覓到值得你們付出青春的好地方.


星期四, 10月 20, 2005

今天終於打電話終止使用有線電視的服務. 很痛快

今天終於打電話終止使用有線電視的服務. 很痛快. 因為我家的電話線經常故障,幾乎每月至少一次. 大過份了. 忘了告訴你, 我選用的是電話+?+電視的組合. 其實我現時最多看的電視台正是有線,看新聞台娛樂台及電影台,有時間中看discovery mtv . 我實在很不滿有線的電話服務, 加上好幾次事件,我覺得有線的售後服務確實很差, 還是痛下決心分手, 不值得把血汗錢給有線賺.

從我的例子可見, 一個觀眾決定subscribe 哪個電視台, 節目質素不一定最重要, 其他人因為看球賽而一定要看有線, 也是購買轉播權的銀彈作怪.


從此看來, 一個收費電視台是否為觀眾接受, 管理層營運的策略實不可忽視.

這是做製作的我從前不懂的. 這個顯淺的道理....

不寫太多了..病了..

星期日, 10月 16, 2005

誰是電影及電視劣譯的原罪犯?

韓片《原罪犯》 (Old Boy)上畫的時候錯過了, 昨晚在百老匯電影中心補看, 看畢良久, 心思仍不能平伏下來.

在網上搜羅該片的評論, 一般只是流於從畫面的層面而論, 說什麼影像凌厲..風格強烈..諸如此類無甚內容的說法 …心想: “我駛咩你講呀, 呢d 四字詞求其一個觀眾都講到啦” . 因此片的DIRECTING 確實複雜, 為免我也成為”廢UP”一員, 這方面我就不說了.

《原罪犯》劇本的題材, 有人認為很”奇”, 意即出奇不意, 耳目一新…但我想聽過希臘悲劇 《OEDIPUS》伊底帕斯王 、大仲馬的小說《基度山恩仇記》的人應該對此片的情節不感陌生吧? 要不然看過金庸小說《天龍八部》或《連城訣》 (金庸曾說過大仲馬的小說是他年少時的讀物) , 也該有點頭緒. 片中也已經直接點出了”基度山”這個詞語, 也夠直接的了. 不過現時的所謂影評人只懂拾些文化研究理論的名詞寫作, 文史哲的修養皆欠奉, 故未能看出過所以然.

有網友談及內地/ 台灣把片名譯成老男孩, 完全不解old boy 是指李宇珍和吳大秀同是長青學校舊生的關係, 著實過份. 網友的觀察很好. 港譯(還是韓文劇名原來意思?)<<原罪犯>>著實精彩, 這譯法給我兩個聯想:

1 . 身負原罪的犯人


該片其中一個主題” 就算我是畜生不如的人, 我也有生存的權利”, 劇中李宇珍和姐姐犯下亂倫大罪, 不容如世, 但從基督教的角度看人,人人生而有罪, 我們有何資格向這對”犯淫邪之罪”的姐弟擲石頭呢? 何以我們未能學習耶穌對妓女的大愛呢? 李宇珍在辦公室裸行,除了表達他不理世俗的行徑, 他臀部的紋身圖案就是十字架.

2. 罪孽的始作俑者

誰是罪孽的始作俑者呢? 李宇珍說” 是吳大秀的長舌頭, 而不是李宇珍的陽具” 人言可畏令她的姐姐跳河自殺, 不是他們的性行為.

翻譯在電影行業的報酬是怎樣的呢? 我不清楚. 但就電視行業而論, 一個約二十二分鐘的節目, 把中文節目的字幕譯成英文大約HKD1500-3000一集, 記錄、重聽對白掌握重點、 再撮寫, 工作只少要花兩至三天, 稍為修飾文句、核實內容則至少花四至五天, 這樣少錢幹這麼多功夫, 專業的翻譯人員字字有價, 才不接這苦差. 那就只好找些大學翻譯系學生或freelancer來做, 因錢是逐集算的, 對他們來說當然越快起貨越好, 自然傾向馬虎了事.

《原罪犯》最後一句對白是美道跟吳大秀說, “我愛你, A-JI-SHI”, 字幕譯成” 我愛你, 吳大秀”, 但我聽”吳大秀”三字一向的發音是”DA-E-SU”, “A-JI-SHI”的解釋一般為何呢? 因這句對白很重要, 真的希望懂韓文的網友賜教.

電影及電視劣譯的出現, 誰是原罪犯呢? 老板一毛不拔,翻譯者不求甚解, 製作人不了了之, 評論者不學無術, 觀眾不聞不問都是罪首, 因此我們都是原罪犯.

星期日, 10月 09, 2005

”失禮大氣電波”

剛看罷在亞視播出的 《梅艷芳經典金曲演唱會》,這節目當然不是亞視製作的, 所以我覺得很好看。 (我的偏見) 真的情願亞視多買高質素節目的版權, 不要製作或請判公司製作該台style 的節目, 浪費了一條頻道。 我相信這是老板的問題多過製作人的責任。 最近在一個傳媒講座, 聽到有資深傳媒人說了一句話, 大約意是 香港的言論自由,即是香港傳媒老板的言論自由 真是深得我心。 完全道出了香港傳媒的實況

先此聲明,我不是無線的忠實fans 這兩個台我現在都很少看。 香港免費電視頻道太少, 廣東話台只得兩個, 實非港人之福。 頻道有限,電視台只得滿足現時最忠實的電視觀眾群 師奶及老人, 以維持收視率這叫香港的電視行業怎能百花齊放, 提升節目質素? 他們的品味跟年青人及專業人士是很難compatible 的, 除了《大長今》這類超班製作,否則一個節目難以吸引各階層的觀眾 請不要說我歧視師奶,她們的教育程度較其他職業的人士較低, 是事實。 我有理由質疑她們對知識性節目的吸收能力不如其他職業的人士高。

我不要求電視台每個節目都有內涵, 因電視娛樂的功能遠比教育的功能重要。 但請有些時候, 也製作一些省招牌的知識性節目, (不是擦六叔鞋的邵逸夫獎新聞節目, 那類人物傳記性的節目, 我認為沒有香港的傳媒機構做得好, 日後再詳談) 電視台播放的節目應有俗有雅, 不要經常失禮大氣電波 ()


: 好像出自日本電視新聞工作者乙武匡洋寫的書《乙武報告, 引述日本製作人認為馬虎地製作電視節目. 是失禮大氣電波的說法。

星期二, 10月 04, 2005

「 這 是 甚 麼 獎 ? 」

今天<<蘋果日報>>的娛樂版的頭條是: “台慶頒獎禮 陳豪單挑阿旺 阿姐贏硬女主角獎” , 看完後,心內忍不住問: 咁又點呢 (有什麼大不了呢?). 一個電視台頒獎給自己的合約演員, 利用藝人知名度吸引忠實觀眾收看台慶show, 以比賽的競爭性製造娛樂頭條, 谷輿論谷收視谷廣告, 大家犯不著認真理會嘛.從去年如妃娘娘失意女主角的結果, 更可知此選舉的客觀公正程度. 另外, 阿姐貴為人大代表, 常有機會跟演技一流的政治人物砌磋交流, 要再獲女主角獎又有何值得大驚小怪呢?


是日另一則娛樂新聞的內容是這樣的:


兒戲的不獨是亞太影展, 在歐美國家舉辦的電視節 / 電影節, 也同樣擅於巧立名目, 濫發獎項的程度, 足以令人深感獎項無用. 有些影展只要作品評分過某個分數, 就可以獲得獎項, 不設quota . 我曾看過美國某個聲稱自己是”x大影展的得獎名單, 發現得獎作品跟參賽件數的比例高達16, 要在這影展拿個豬肉獎又有何難呢?


另外 , 有些歷史短的電視節, 參加者多是外國的電視系學生, 作品多帶實驗性質或不夠成熟, 而香港參賽的導演則多是具有豐富的執導經驗, 經驗及資源相差這樣遠, 真有點勝之不武.

曾幾何時, (剛剛入行時), 我為自己訂下目標, 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執導的作品獲得國際影展獎項. 所以當我領悟到這些影展榮耀的虛幻本質之時, 剎那間, 我竟覺茫然若失.

星期一, 10月 03, 2005

<<康熙來了>> 中的馬英九

剛剛看完有線娛樂台播放的台灣綜藝節目<<康熙來了>> 星期日沒什麼好看的節目,以往因為沒事做才看, 今天則是特意坐定定收看的, 因為這一集的嘉賓是馬英九


馬英九是台北市長, 位高權重不再話下, 他或許是近二三十年來, 繼毛澤東及周恩來死後,大陸台灣兩岸最具魅力的政治人物吧。亦因此夠膽挾其明星魅力透過公仔箱繼續散播其光芒,讓一般市民除可在大人出巡, 人群摩肩接踵之際遙遙地?望其風采之外, 亦可透過電視螢光幕和電娊台camerazoom lens close up (貪婪地?)飽覽身穿休閒服馬英九的俊臉 一個連跟馬英九有親身接觸機會的人也未必可以用肉眼看到的影像。 節目中女主持小S不停地向馬英九抽水,得到快感不單止是她本人, 還滿足了成千上萬的台灣民眾。

不知是主持還是製作人設計的問題, 主持人連初戀 性經驗 內褲顏色等也照問如宜。 香港有線電視台播放的片段是這樣的: 當小S問馬英九的第一次性經驗之後, 接的shot並不是馬英九的反應 (reaction shot) 而是男主持蔡康永開始另一個話題, 有很明顯的刪剪痕跡, 不知原因為何? 因為馬英九的反應不太高興? 又或者無論那個反應是怎樣, 都會被媒體 / 市民賦予各式各樣的詮釋, 就剪了,反正難得人家大人物肯上節目, 已是很給面子, 不要玩大了? 但假如問題本是低俗或不適合的話, 何以要問呢? 何以訪問者的問題出街, 被訪者的反應卻不能出街呢?

(1: 電視製作流程繁複, 容易有人為出錯, 製作人很多時因技術緣故刪剪某些片段, 亦是有可能的)

(2: 我看電視的時候 , 並沒預計會寫評論的, 所以未能錄節目重看查証。 假如在這個blog ,有時如果講shot sequence搞錯了,還望見諒)

這些問題的八卦/私隱程度, 相信連香港向來不恥下問的娛記狗仔隊也難望其項背, 假如被問的是香港的政治人物, 他們的反應又會是怎樣呢? 他們能像馬英九這般藝高人膽大嗎?


本地政治人物多見於新聞時事節目 上軟性的綜藝節目雖不算新鮮事,但多是擔任什麼儀式之類的頒獎/ 主禮嘉賓, 又或者做些公營機構或者政府宣傳短片的“xx之星”xx大使等有名無實的角色, 呆得沒趣。 現時民意甚高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曾為港台擔任英語教育節目<英語趣談>>主持, 而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則正為有線主持<<我們都是父母>> 兩者都是很功能性的教育節目, 節目本身的資料比例已經很重, 政治人物的個人性情顯露的並不多。


香港的電視製作人假如製作跟<<康?來了>>相若的節目, 會否有政治人物肯亮相呢? 假如有的話, 最快答允的立法會議員該是長毛吧, 但我想香港觀眾的滿足度是不會超過台灣觀眾的, 因為我們香港的政治人物, 無論長相內涵, 都未能勾起像他們對小馬哥的渴望和熱情。

星期六, 10月 01, 2005

Sophie 's TV World Opened

想寫一些關於電視的文章....

因為現時香港的媒體評論, 關於電視的很多是由學者或所謂文化評論人執筆, 我認為這並不全面, 因為電視節目 頗受製作條作及技術影響, 我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行內人的看法 . 行內人的意見不一定質素高, 亦未必能從電視節目去剖析社會現象.. 但卻只少能提供製作人的角度,供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