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05, 2009

new blog, new life?

這個blog我寫得很坦白, 甚至乎是日記性質, 是為了記錄自己的生活點滴而寫, 不是為了發表而寫.

我在2007尾開始少寫,到2008年中斷了, 於我當時的工作有關. 2009年被炒之後, 也沒有怎樣寫, 一來是因為懶, 二來也因為真的很忙, 三來, 是因為想寫些別的東西.

能夠被邀請access這個blog..都是我可以坦蕩蕩面對的朋友.

我也開了一個新blog..open to all..你們感興趣的話, 也可以click 上去睇

http://ccsophie.wordpress.com/

星期五, 8月 07, 2009

香港免費電視的三隻小豬

民主黨研究部於83日發表的民調顯示: 香港市民認為兩個本地免費電視台新聞自我審查。廣播事務管理局較早前舉辦的三場免費電視牌照中期檢討公聽會, 市民風聞而至時發表的激烈言論可為佐證。


在新界區的公聽會, 有與會者表示不解無線新聞報導志雲飯局》內容理據, 更高聲怒罵無線電視陳志雲總經理為太監, 要求無線將其意見上達邵逸夫爵士。 本人認為此等「人身攻擊」言詞極不恰當, 因為閹人不應是貶義詞。 中國最偉大的史學家司馬遷就因正言直諫漢武帝才變成閹人, 與今日電子傳媒管理層處理敏感新聞時自我閹割是很不同的。


每年1119日是無線電視的台慶, 去年有傳媒指亦是邵爵士的生日。 本人呼籲今年全港市民當晚關掉電視機為邵爵士賀壽。 生日會最高潮的部份, 不就是壽星公在漆黑之中萬籟無聲時是吹息蛋糕上燭光許願的一刻嗎?


假如傳媒管理層對當晚的收視報告依舊以「吹咩」的態度置之不顧,小市民亦可以消費者身份抗衡。 史記·貨殖列傳》道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 故與其花時間向廣管局投訴《美女廚房》侮辱女性, 不如向節目冠名贊助商-板長壽司的老闆反映意見, 指該公司與品味低俗的電視節目掛勾影響消費者對其品牌的觀感。 Ricky-san」輕輕一句日文「Ya Me De」定比觀眾一萬句奏效, 免費電視頻道的廣告收益佔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收益最大部份, 唯利是圖的傳媒管理層絕不敢置之不理的。


民主黨是次調查亦顯示: 七成六受訪者贊成增加免費電視台引入競爭。今年7月有線電視亦表明有意提供免費電視服務, 萬事俱備, 只欠牌照。 引入競爭固然對消費者有利, 但我們亦難保日後有線在免費電視市場站穩後, 不步無線電視後塵。 假如政府願意發牌予有線, 令香港免費電視再演變成三雄爭霸之勢, 應要求電視台訂立並公開新聞節目編採守則及新聞部編制架構, 便利公眾監察, 亦使新聞工作者在抗衡管理層干預新聞自由時有據可依, 這樣才可保障香港免費電視台的新聞自由, 不致成為童話《三隻小豬》裡大豬所建的草屋, 被犲狼一吹便倒。


星期日, 5月 31, 2009

2009年5月31日 六四二十週年大遊行 photo album (1)

亞視 - 我曾經懷疑過, 你會唔會派crew出來


Cable - 很早set好位做報導! Gd!


全場標語宣傳牌, 假如要我揀拎住邊個, 我會揀"說出真相", 這是傳媒人的崗位!

香港傳媒被政治審查的情況嚴重, 有雜誌因老板一句話被抽六四稿, 證明民間電台的存在有其價值

中環政府總部外, 那隊攝影隊是TVB的, 特地用閘做前景, 喻意係咩, 唔駛我講到明吧

星期四, 5月 21, 2009

「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TVB 520裁員, 六四事件與香港電視行業的未來

假如TVB管理層深信裁員的決定正確, 點解唔敢認, 要自製新詞, 人力資源分配計劃” …唔通TVB管理層以為唔提裁員兩隻字 , 人地就唔知TVB裁員咩?


咁同掩耳盜鈴有咩分別? 咁同六四袁木睜大眼講天安門清場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有咩分別? 以為咁就可以愚弄天下人? 你自己低能唔緊要, 但唔該你唔好當全港觀眾都係傻仔先得架.


今年經濟市道好差, 廣告收入大幅下滑, 傳媒機構正值嚴冬, 理性地及有客觀準則地裁員, 無可厚非. 管理層的責任: . 要向股東交待盈利達一定水平 (幫老板搵錢係責任, 否則自己職位都可能不保). . 保持公司的長遠競爭力, 削減開支係其中一個方法, 裁員當然唔一定係最佳方法, 但別無他法時施行也算對得住同事.


今次事件最令人心寒之處是: 這一連串反智及涼薄的說話, 是由有多年電視台或廣播工作經驗的管理層說出來, 由一間據說做事很有規章制度, 有超過四十年歷史的、大股東長期持有股份的公司的管理層說出來….這意味著這次亂噏不是出於無知, 而是經過考慮的.


作為一個管理層行政人員, 置個人誠信不顧, 朝三暮四, 企圖妖言惑眾, 不單令自己形象受損, 更令公眾對機構的裁員行動更為反感. 如此反智的屎橋都可以出街, 簡直係屁股指揮腦袋. 如此惡劣的情況, 出現在制度十分穩固, 近乎沒有缺口打破的系統, 可以斷定問題已經病入膏盲達腦桿死亡程度無可救藥的境地.


我對電視這個media platform的消失並不失落, 這傳統媒體比較單向, 互動性不及互聯網, 被互聯取代也沒有什麼可惜的. 由一班如此質素及髮線已向後移的阿伯帶領TVB轉型發展新媒體業務, 唔好再自欺欺人啦.


假如公司提供合理工作量的工作環境, 員工假以時日, 掌握好在電視台製作moving image event planning 的經驗, 把自己稍稍調整一下, 按理過渡至創意工業內的其他行業發展, 應該沒有問題. 可悲的現實是, 在電視台的基層人員, 例如PA、導演和記者, 可以連績多日朝726, OT到捱病, 恍如一部機器般行屍走肉的做事, 如是這做十年八年, 有能力也未必有晉升機會.


曾經有跟湖南衛視合作過的幕前和幕後, 都不約而同告訴我, “人家湖南衛視的工作人員好pro , 人地成班都係二十幾後生仔, 都可以負責一個大show, 處理得鉅細無遺,” “湖南衛視d 人好醒目 , 好叻, ”, “湖南係一個好窮嘅地方, 點解香港咁有錢反而做唔到呢?”


亦曾經有一個中國中央電視台極高級的管理層人員閒聊時告訴我, “我們現在招人都是大學生, 培訓他們擁有全面的技能, 也會調換崗位 (p.s.落實係點我唔知啦)


TVB近年節目的創意、技術質素、新聞操守、管理質素都同時出現倒退跡象, 八十集的台慶劇珠光寶氣、去年512四川地震、2008奧運質素之差都係鐵證, 在內裡的員工, 又能夠拎到幾多有用的經驗及具競爭力的知識做本錢出外闖呢?



我不是TVB的員工, 面對TVB去出有成十億利潤, 依然裁員110, 管理層仲要夠膽做唔夠膽認, 不知廉恥地妖言惑眾, 香港專業管理人引以為傲的的誠信去咗邊度? 香港傳媒俾呢d 管理層亂搞, 又點會唔俾其他地方的傳媒超越? 香港電視人是「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我冷靜, 但更失望甚至認為絕望, 問題在於, 一班無承擔的管理層和一班毫無企業良心的股東, 在操控香港具壓倒性影響力的電子傳媒. 這是香港電視行業的悲劇, 也是香港社會現時種種醜陋的縮影, 也預言著香港將被淘汰的危機. .


我終於明白友人對香港現況的批示: 除了革命, 別無他途 .

連承認裁員的勇氣也沒有

連承認裁員的勇氣也沒有, Shame on TVB Management.

星期五, 5月 15, 2009

2009年5月14日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 – 曾蔭權對六四事件評論, 各傳媒報導連結 [連電視報導shot list]

電視報導

有線寬頻
泛 民 不 滿 特 首 言 論 離 場 抗 議 2009/05/14 18:23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02990


無線
六點半新聞報道
http://mytv.tvb.com/news/newsat630/25253
[放二條, 頭條:曾蔭權稱一個月內推出抒解民困措施]

"曾蔭權六四言論惹議員不滿"
相關片段 counter : 2:20 - 4:59
出 : 1前: 主播intro ;
2. 泛民議員發言散shot ;
2A畫: 梁國雄, 無soundbite ; 聲: 記者VO [課本六四篇幅不夠]
2B畫: 曾蔭權拎教課書影印本 , 有soundbite:" 相當詳盡, 如實處理" ; 聲: 記者VO [曾拿高中歷史影印本反駁]
3畫: 吳藹儀發問 ; 聲: 記者VO : 有泛民議員問特首六四睇法"
4. 曾國家發展論
5. 觀眾席有人大罵
6. 吳追問
7. 曾代表論
8. 李卓人(議事廳內)
9. 泛民離場抗議畫面, 記者VO
10. 張文光(泛民記招)
11. 曾"澄清言論" (議事廳)
12. 曾"致歉" (見記者)
13. 譚耀宗(見記者)


亞視本港台:

播放時間: ?????/

新聞前intro : 有介紹, 排第三

[新聞內容: 頭條 : 本港第二宗h1n1確診 +內地確診h1n1 ; 二條 . 龔如心遺產案 三條: 港股下跌+四叔發言, 第四條: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 – 曾蔭權對六四事件評論


相關片段 counter : 11:12 to 16:42 [約5分鐘]

出: 1前: 主播: 羅振邦+ 陳佩琳intro

1.吳藹儀發問
2.曾"國家發展"言論
3. 吳追問
4. 曾代表論
5. 觀眾席眾人譁然
6. 吳反應
7. 張文光 (議事廳)
8. 李卓人(議事廳)
9. 泛民離場
10. 曾"誤解" (議事廳)'
11. 曾"致歉" (見記者)
12. 廠景, 主播tag
13. 泛民記招散shot(記者VO), 有報六四燭光晚會, 泛民邀曾出席
14. 趙紫陽回憶錄及聲帶

http://app2.hkatv.com/v3/webtv/webtv.php?program=3000002

另一報導From youtube:

播放時間: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a1eawF8mGg

出 : 1前. 主播 [黃雅宇] intro: "今年六四 事件二十週年
1.吳藹儀發問
2.曾"國家發展"言論
3. 吳追問
4. 曾代表論
5. 觀眾席眾人譁然
6. 吳反應
7. 李卓人(議事廳內)
8. 泛民離場
9. 泛民記招散shot(記者VO)
10. 曾"澄清及致歉"

亞洲電視網上新聞 2009-05-14
http://www.hkatvnews.com/v3/share_out/_content/2009/05/14/atvnews_129535.html



電視直播

有線寬頻

**泛 民 離 席 後 即 開 記 招 (足 本) 2009/05/14 16:46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02998
[**有何俊仁, 張文光, 李卓人, 黃毓民, 余若薇發言]


曾 蔭 權 六 四 言 論 惹 不 滿 (足 本) 2009/05/14 16:37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02997


無線

行政長官答問會
http://mytv.tvb.com/news/ceqa2009/25283

泛民不滿特首言論離場抗議 2009/05/14 16:09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02990

NOW 直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wOvyitzFQc

亞視直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J8DbQBe8hU


電台

香港電台即時新聞 (聲音及錄像):

曾 蔭 權 六 四 言 論 引 起 泛 民 議 員 不 滿
2009-05-14 HKT 22:59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60.htm

泛 民 要 求 曾 蔭 權 收 回 六 四 意 見 代 表 港 人 言 論
2009-05-14 HKT 18:17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20.htm

李 卓 人 認 為 曾 蔭 權 致 歉 比 較 勉 強
2009-05-14 HKT 17:44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12.htm

泛 民 促 特 首 收 回 六 四 意 見 代 表 港 人 的 言 論
2009-05-14 HKT 17:30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11.htm

學 者 形 容 曾 蔭 權 失 言 將 打 擊 政 府 民 望
2009-05-14 HKT 17:20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02.htm

曾 蔭 權 為 用 詞 有 問 題 致 歉 承 認 自 己 意 見 不 代 表 所 有 香 港 人2009-05-14 HKT 17:16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02.htm

吳 靄 儀 指 向 曾 蔭 權 提 問 六 四 要 表 明 特 首 應 有 原 則 及 良 知
2009-05-14 HKT 17:08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601.htm

泛 民 抗 議 曾 蔭 權 六 四 言 論 指 不 能 代 表 香 港 人 意 見
2009-05-14 HKT 16:21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584.htm

曾 蔭 權 ︰ 六 四 言 論 引 起 議 員 激 動 致 歉
2009-05-14 HKT 16:07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579.htm

特 首 指 自 己 對 六 四 意 見 代 表 香 港 人 意 見 惹 泛 民 集 體 離 場 抗 議
2009-05-14 HKT 15:56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574.htm

市 民 立 法 會 內 大 聲 批 評 曾 蔭 權 被 請 離 場2009-05-14 HKT 15:53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573.htm

被 問 是 否 支 持 平 反 六 四 曾 蔭 權 指 港 人 會 客 觀 評 價
2009-05-14 HKT 15:50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090514/news_20090514_55_581571.htm



商業電台

曾蔭權就六四看法代表民意言論致歉
14.05.2009 18:44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905

曾蔭權就有關對六四事件看法代表民意言論致歉
14.05.2009 17:23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56

譚耀宗稱特首的六四言論不少人有相似看法
14.05.2009 17:08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79


泛民要求曾蔭權收回六四看法代表港人意見言論
14.05.2009 16:23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56

吳靄儀斥曾蔭權麻木不仁
14.05.2009 16:17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71


曾蔭權對說話被誤解表示抱歉
14.05.2009 16:13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49

立法會恢復答問大會多名泛民缺席
14.05.2009 16:07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45

陳偉業同民建聯議員爭吵
14.05.2009 16:05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55

立法會公眾席有人突然站立批評曾蔭權
14.05.2009 15:53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newsdetail.aspx?ItemId=120852


新城電台 (新城知訊台資訊網)
http://www.metroradio.com.hk/997/News/Default.aspx

泛民主派批評曾蔭權的言論要求收回及道歉
14/05/2009 6:04PM

曾蔭權承認自己用詞不當願意致歉
14/05/2009 5:27PM

曾蔭權對自己的言論被誤解表示抱歉
14/05/2009 4:36PM

曾蔭權稱其六四意見代表一般港人意見惹不滿
14/05/2009 4:15PM


報紙

明報


特首認六四言論用辭有問題 (17:21)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90514/gb41721.htm

泛民要求特首收回六四言論 (16:44)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90514/gb41644f.htm

特首六四言論被誤解感抱歉 (16:25)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90514/gb41625f.htm

泛民離場抗議特首六四言論 (15:37)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90514/gb41600a.htm

轉載 : 2009年5月15日 信報社評 - 不需代表港人 代表良知就好

不需代表港人 代表良知就好

行政長官在昨天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又再失言,他在回答議員詢問有關六四的問題時表示,事件已發生很多年,國家多方面取得驕人成績,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相信 港人對國家發展有客觀評價;他強調自己的看法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這番回答,令二十多名泛民議員不滿,集體離場抗議,曾蔭權被迫稍後公開道歉,承認自己 不能代表所有香港人的意見。
六 四悲劇至今二十年,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北京官員從強硬鎮壓到迴避評論,試圖以淡化手法處理,在內地封殺一切有關六四的報道和評論,但在境外尤其香港,悼念 六四的活動從未停止過,批評譴責的聲音更加不絕,從每年在維園參加悼念的人數,以及向來以「要求平反六四」作為主要政治綱領的泛民主派每次在選舉中都取得 穩定的六成票數,當可知道在六四慘案中「代表香港人想法」的主流意見是什麼!掌握群眾脈搏、了解社會民情,是政治家的基本功,曾蔭權昨天的失言—顯然不是 無心之失而是試圖以另一種詮釋六四鎮壓的言論版本作為香港人的主流意見,如此「強姦民意」、以主觀意願代替客觀事實,既不察民情,又枉失民心,註定要受 港人奚落,無法不公開道歉!
要 回答六四的問題,一點也不難。一個普羅百姓,對鎮壓感到憤怒、傷感,是人之常情;即使是官員,對當年的流血傷亡、人命損失表達發乎情的真實感受,其實在大 陸官場已有不少先例,即使當年對鎮壓持不同立場的政治局委員如胡啟立、田紀雲等在六四之後都仍然見容於中共,苟存性命於亂局,他們的立場眾所周知,就是反 對以武力鎮壓,對學生和群眾的訴求寄予無限同情;中南海的高幹也可以如此表態,香港的行政長官又何以惶恐至語無倫次?
特 區政府近幾年大張旗鼓全力推動國民教育,但對國情認識始終格格不入,位居領導層的特區官員尤其不堪;中共的政治鬥爭雖然殘酷,但黨員對政治問題可以保留個 人意見,大陸在四九之後歷次政治運動都有不少黨內持異見的高幹,後來證明他們的見解正確;改革開放之後,政治氣氛比以前寬鬆,中共黨內的政治空間更大,只 要不公開違抗中央政令,黨員對政治問題甚至可以有不同意見。行政長官既非中共系統內的幹部,又有《基本法》賦予的權限,在六四問題上表達個人的感受,特首 要承擔的政治風險其實並不高。
政 治既有務實的一面如政策和管治,也有務虛的層次如道德和價值;政治的道德和價值跟施政表現可以完全無關,在剛結束的對抗人類豬流感隔離行動中,行政長官親 率各政策局推行抗疫措施,有意展現強政勵治的一面,但政治的道德和價值不涉實務,卻反映了領導人的情操和良知,並且透過政治的價值觀影響社會風氣和人心思 維;殖民地官員擅長執行政策,唯上唯書,按長官意志和條文規則辦事,有板有眼,但對政治問題、尤其涉及中國政局及兩岸事務,過去都不是殖民地高官可以過問 參與的,回歸之後,特區官員則視此為禁忌,老虎屁股摸不得,對策唯有二招,一是刻意迴避,一是鸚鵡學舌跟足中央官員的「黨路線」官腔,這一套即使在大陸都 已經沒有市場,對着香港人照本宣科,又怎會不焦頭爛額。
很 多人以為香港在一國二制下港官不宜過問大陸政治,六四是中港之間的死結,港官不管說什麼都會兩面不討好;我們認為不然,隨着中共在六四的立場上逐步修正, 特區官員在公開場合表達個人感受,並非什麼大逆不道的事,反而硬要「扭橫折曲」,左閃右避而言不由衷,只會令香港人反感和厭惡。

星期三, 5月 06, 2009

最後撤出廣場的記者:歷史會還六四公道 [蘋果日報訪問謝志峰]

最後撤出廣場的記者:歷史會還六四公道 2009年05月06日

飛機降落啟德機場,謝志峰在機艙內失聲痛哭,身旁的記者安慰他,「到了香港,沒事了。」他的眼淚卻無法停下,「嗰一刻我唔係為咗自己嘅安危而喊,係為咗成件事件、成個民族,唔知未來發生咩事而喊。」1989年,他任職亞視新聞部,一直被喻為 6月 4日凌晨最後撤出廣場的記者,把學生民眾和軍隊的所作所為,全看在眼裏。 他勸喻今時今日否定六四血腥鎮壓的「擦鞋仔」,不要為一時權力埋沒良心,歷史會還六四公道,到時候,他們會沒有顏面對子孫。記者:張嘉雯


20年前的一事一物,謝志峰仍然非常清晰,廣場內的佈局,娃娃兵的衣着,每個細節,他都一清二楚。

6月 3日晚上,他和亞視新聞部的同事揹着燈架和攝影機,一步一步踩着通花磚,爬上天安門廣場對開的公廁頂。那裏望到整個廣場,附近的馬路充斥着軍隊,不時看到火光,「當初儍吓儍吓,以為係訊號彈,後尾先知係子彈。」

「馬路好多傷者」

他們一直在那裏拍攝和透過長途電話做直播,直到凌晨 4時,才開始撤退,「再唔走,我哋就陷入士兵當中,我哋影咗嘅嘢,都可能傳唔到返嚟。」無數在電視前看新聞報道的香港巿民聽着謝志峰說:「我哋冇辦法留落去,要走,唔係冇帶(錄影帶)返嚟,會盡辦法做報道。」

就在那時,廣場關燈,「我當時覺得好震撼,無論做任何嘢都唔應該熄燈,熄咗燈就冇人知道入面發生咩事。」黑暗中,他只聽到槍聲不斷。清晨返回廣場,場面很混 亂,「見到啲學生走出嚟,軍隊夾住坦克,有啲人(學生)受槍傷,佢哋嘅精神係陷入咗歇斯底里嘅狀態,好驚恐。我當時諗唔到會發生咩事,希望唔好有恐怖嘅事 發生,醫院好多傷患,馬路上好多傷者,外圍嘅遭遇戰最厲害,仲激烈過廣場附近。」

「最後一個撤離現場的記者」這個稱號他自言不敢當,他解釋撤走時長安大街及廣場各處仍有不少行家,只是大家不能做現場報道,惟有他的隊伍有手提電話,才讓觀眾有此錯覺。

89民運,讓他深深感受到學生的愛國精神;運動由學生發起,工人、巿民、知識分子,甚至國家機關的辦事人員都相繼加入,及至每個層面、每個階級,足以證明民心所向,「我哋返嚟嗰陣過關,啲人問我有冇錄影帶,我話有,佢(海關人員)就叫我走。」

20 年後,六四還沒有得到平反,反而似是而非的所謂「客觀」看法越來越多,有人指運動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推波助瀾,謝志峰平心靜氣說,「當時官倒橫行、通脹加 劇、貪污嚴重,整個運動有社會基礎。(外國勢力)憑常理一定有,但呢個係簡樸嘅學生運動、愛國民主運動,呢個主體不能否認,碗飯周圍係有烏蠅,但你唔可以 就話佢唔係飯。」

「本末應該搞番清楚,事實上社會出咗問題,人民追求民主,唔可以倒果為因,用有外國勢力介入嚟否定呢件事。唔係講緊良心嘅說話, 我難以苟同。」對於有人批評在這場運動中,學運領袖爭權奪利,此後生活糜爛,謝志峰說:「人始終係人,有人性嘅弱點,嗰時嗰刻係良知嘅表現,表現出嚟係人 性嘅光輝,係唔可以抹煞嘅。」

他沒有想過,事件發生 20年後,仍得不到公道,「比我想像中慢,依家啲人越來越長命。當年嘅學生散居外邊,都 40、 50歲,青春血汗、離鄉別井,幾多人喺監獄,幾多人喺裏面鬱鬱而終我哋唔知。佢哋嗰陣好辛苦考入北大、清華,生命光陰就咁冇咗,歷史上有能力嘅人應該還佢 哋一個公道。」

要保留歷史證據

他明白要建制內的人說出真相是奢求,只希望有心人盡可能保留當時的歷史證據。他認為民主潮流不可抗拒,台灣二二八事件、文革都得到公論,「我覺得再過 20年,相關利益人士唔喺度,可以有番個說法。」

對於那些當年慷慨激昂,今日否定六四的人,他如是說:「依家嗰班擦鞋仔唔好埋沒良心,要有歷史智慧。呢件事遲早會有公道,到時佢哋唔知匿喺邊,點面對自己子孫?一時講唔到乜嘢咪唔好講囉,講啲同當初見到完全唔同嘅嘢,為咗一時嘅權同利,第日日子都幾難過。」

謝志峰的長女 89年 8月出生,他有跟她提及當年發生的事,「如果當時我嘅仔女喺學生入面,係佢哋嘅一分子,我會覺得係光榮,因為佢識得獨立思考,為公義、公平而咁勇敢,我會自豪。」

肺腑之言 籲行家勿因權勢埋沒良心

記者的筆是利器,一筆一劃,勾勒出歷史。 20年過去,六四由「屠城」變「事件」,由「民運」到「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仍在傳媒工作的謝志峰,沒有忘記當年廣場上的場面─一個年約六、七十歲的老 頭兒,滿頭白髮,擠在學生當中,身上斜掛着布條,寫着「人民日報高級記者」,一方面支持學生,同時爭取機會說出真相。謝志峰奉勸同行不要因為權勢,埋沒良 心,「唔好做得咁過份」。

「甘於貧支筆先會硬」

由亞視新聞部轉到港台,謝志峰始終為着公眾的知情權工作,對於有人指「六四屠城」一詞過於煽情、不準確,他說:「但係開槍係事實,坦克係事實,起碼死人係事實。」「嗰班同學,數以百萬人走出嚟,純粹係中國知識分子嘅純潔表現,邊個會諗到為名為利?只係一腔熱血,中華民族嘅棟樑就咁無咗,有良心嘅人,應該要對得住天地。」他直言記者要安貧,「依家唔係話再講我就炒你、冇得撈,如果仲有說話嘅餘地,都應該慷慨成仁,從容就義……讀書人本來就兩袖清風,做呢行,一萬個得兩三個做老總、做社長,要甘於貧,支筆先會硬。」

他提醒同行不要因為權勢,埋沒良心,「除非人哋搵槍指住你個頭啫,要記住你寫嘅就係歷史,會一路傳開去。」今時今日,當年一起在前線採訪的行家,有些已晉身傳媒高層,他們旗下的機構,對六四有截然不同的說法,「真係唔好做得咁過份,大家出嚟食飯都好難堪,嗰時啲筆記我仲喺度,當年你唔係咁講個喎,啲義憤之言,大家仲可以對得返。


新聞界與 89民運相關的部份事件

89年 5月 21日北京戒嚴翌日,本港《文匯報》社論開天窗,只書「痛心疾首」四字

89年 6月 5日首批赴京採訪的記者回港,在機場受英雄式歡迎;《文匯報》報社外掛輓聯哀悼死難同胞
89年 6月 28日亞視取得吾爾開希逃離中國後首次講話錄影帶,公司管理層要求把講話剪輯至 7分鐘,經爭取後足本 20多分鐘播放

89年 6月底《文匯報》出版特刊《血洗京華實錄》;該報社長李子誦因社論「開天窗」被新華社香港分社免職,該報 30多名員工為支持李先後請辭

89年 6月《大公報》及《星島》分別出版特刊《歷史的見證:天安門廣場》及《北京學運:歷史的見證》
90年 7月無綫播出新聞部袁志偉獨家訪問李鵬,問題事先提交,引起爭議,袁並成為六四鎮壓後首名跟李鵬握手的記者

94年亞視管理層禁止新聞部播放西班牙電視台拍攝的《八九天安門事件》,六名資深新聞工作者集體辭職,包括潘福炎、李玉蓮、盧永雄、徐佩瑩、劉國華及呂雲生,當時被稱為「亞視六君子」

資料來源:《人民不會忘記》、《蘋果》資料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506&sec_id=4104&subsec_id=11867&art_id=12722044

星期日, 1月 25, 2009

重新開始




昨天農曆年三十, 我不會傻到走去花市同人迫,下午特地走去香港歷史博物館看"法國大革命" 展覽. 展覽宣傳品的橫額和單張都用了"人權和公民權利宣言"的圖片.


過去幾個月, 香港發生的膠事實在多得令人不能接受. 我覺得現時情況比起2003年政府要就廿三條立法情勢更嚴峻. 香港傳媒緊隨官方主旋律處理中國新聞, 傳媒高層視新聞報導及評論的操守為無物, 不理性的基督教團體於《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和《家庭暴力條例》修訂表現出的不理性, 無知, 歧視, 漠視人權....這些事發生在香港這個過往是亞洲地區最自由的城市, 令人難以心安.

自由和平等這些價值觀得以在香港實現, 原來還得我們花很大努力爭取, 因為香港這土地市民識字率高, 但民智卻出奇地低下. 作為一位香港土生土長的電視人 (暫時仲係), 看著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越來越窄, 人的權利可以被披著羊度的狼不斷吞噬 , 真的不吐不快.

這個網誌, 於我既是一部生活的記錄,思想的筆記, 也是和朋友溝通的平台. 一直以來寫得很隨意, 沒有什麼規矩. 我沒有什麼驚世偉論想發表,今天決定讓網誌復活, 就是有話想跟大家說這麼簡單.

過去半年:

工作上目睹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 雖然沒有壯烈的犧牲, 但親歷其中, 還是覺得驚心動魄,職場上的權位高低起跌實在難以逆料. 我上了人生的一個super turbo intensive course.

認識了一班很好的朋友, 明白只要不問成果的默默付出, 發揮自己的正能量,推己及人, 過程可以很開心 and very rewarding to personal growth. 最近謹記於心的一句quotation, by Mother Teresa, "In this life we cannot do great things. We can only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

重拾書包, 重溫在大學上課的滋味, 溫書和考試的壓力. 還幸, 學習過程相當愉快.


還有很多.........日後慢慢講..


新年伊始, 本該祝福一下大家, 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自求多福.


Sophie

星期三, 7月 02, 2008

從叩頭說起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A9%E5%A4%B49

叩頭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儀式和禮節,又稱為磕頭。行此禮的人以雙膝跪地,以頭觸地。用以表示高度的忠誠和尊敬。這種儀式用於子女對父母,或下屬對於長官,尤其是臣子對君主。這種禮儀,在近現代與其他國家如英國外交官員接觸時,成為外交上的重大爭議。

叩頭是中国人的尊大・傲岸及中華帝国主義的象徴。
********************************************************************************************

今天在家,看伍晃榮的自傳"波係圓o既”記敘了作者44年的傳媒媒生涯. 書中他回憶了在英文虎報,商台,麗的及無線的歲月,還有趣味性的體壇掌故, 內容豐富.

意料之外的是敘事幾坦蕩蕩, 書中談及90年代初, 遇著部門有新老板上任, 他被視為前朝的人, 不在留任名單之內, 但又不能即時撤職. 因公司是有規有矩的機構, 不能任部門話事人隨意鏟除異己.

一天, 他被要求入房"交心.叩頭”, 他說: “工作是為金錢, 無論姓陳姓張姓李執政, 絕不介意. 工作是為了賺錢養妻活兒, 假如認為工作是令工司滿意的, 本人留下, 不然請隨便(把我撤職)吧. “

但柳暗花明, 辦公室政治做就了他的獨特報導手法, 卻是後話.

“一生未能有較大成就, 除學歷之外, 是有一股難以改變的壞脾氣, 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伍先生的成就並不小, 他讓香港觀眾每天接收到有趣又有質素的體育新聞.

作者更把自己的瘀事或處理得不好的事也寫出來. 一個人如此忠誠地面對自己, 面對讀者, 光明磊落 他認為自己未讀過大學, 不算受過高等教育,對處理新聞的守則理解不夠,有時不懂得作判斷,他在書中也表達了反省.

至此,我手中捧著書讀時,心中忍不住喝采.

其實讀過新聞系又如何? 今天很多的擦鞋報導, 是由新聞系畢業的記者所寫, 由大學畢業的主管策劃, 他們按理很知道自己在什麼, 但還是做了, 不顧專業操守,不以觀眾的知情權為念,早就把原則拋諸腦後,新聞道德及專業守則的唯一用處只限於宣傳時間, 言行不一.

學術知識並不等同智慧,時窮節乃見,疾風知勁草, 一個人能否忠於自己的道德良心,受個人勇氣,名利心的影響多於學術知識. 假如以新聞工作為志業,在意的應是採訪過程, 為自己的人生帶來幾多難忘的回憶,為市民為行業甚至為歷史貢獻了多少,而不是做不做到老總,報導帶來多少名利前途.

他在無線新聞部工作十多年, 工作檯背後的牆掛上一塊寫著奧運箴言的板:
“更快 更高 更強
奧運精神, 志在參與, 不在乎勝利,
正如人生, 志在奮鬥, 不在乎征服


他的離去香港市民懷念,被他扶掖過的後進,還是會把他的精神延續下去.

-----------------------------------------------------
傳媒行業工作性質需要長時間工作, 工作又涉及文字, 美學, 新聞觸覺等這些虛到不得了的內容, 要衡量一篇稿件或一個節目的高低, 主觀判斷成份不少;由於工作性質很 labour intensive, 剛入行的和資歷淺的, 很需要有人“捉住隻手來教" 細心指導, 才跟得上工作的嚴格要求. 假如年青人和上司理念相約又勤力學習, 朝夕共處, 很容易建立一份近乎師徒的感情.

但關係的蜜月期並不一定長久.最決定性的因素是: 上司的心態是只求得到一隻好使好用的馬仔, 還是真心培育人材.

人會成長,理念和價值觀會隨之改變, 年青人有了各式各樣的經歷後, 假如他真的是一個人才,會學習得很快, 並開始會有自己一套, 繼而甚至認為mentor那一套,雖然ok, 但不見得是最好的.假如mentor的胸襟不夠廣闊,日後合作時, 關係就會受到考驗,兩人最終越行越遠.

當看著曾經尊敬得五體投地的, 心目中奉若天神的, 並肩作戰過的mentor, 變得橫不講理, 容不下半點異見, 頑固地憑著權力由上而下推行自己的想法. 假如你不認同, 就被視為忘恩負義, 真叫人不勝負荷.我曾心想 : 我們苦苦追求言論自由, 表達意見的自由, 但在機構內卻可以一言堂, 這豈不是一個很大的諷刺? (還是該說悲劇呢?)

現在的我, 情願退後一步, 也不要有太多負擔. 人情債, 好難還, 要給一個人絕對忠誠,恕我做不到了.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我曾經問過我心目中曾經視他為mentor的人, 一條積壓在心中很久的問題,"假如任你開拍一個節目, 你會想咩o野?” . 他沉思細想了一下後說: “ 希望以後可以唔需要拍擦鞋節目.”

坦白說, 當時我對他的答案有點失望, 我一直期盼知道的是一個資深傳媒人的理想或者最關心
的課題. 我想不到, 得到的竟是一個如此humble的negative answer.

今天回想起來, 我才明白他的心境. 我甚至忽然明白, 何以他曾經對我做過無理的傷害, 我還是願意原諒他, 大概是我們終極追求的是言論自由,專業和優質的節目 . 坦白說, 我們雖不能常常問心無愧地完全做到, 但我們"雖不能至, 但心嚮往之”, 而不像有些人視沉淪為理所當然. 假如有人說, 你們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 我會引用一個人對香港言論自由的說法 " 這是進兩步退三步的爭持“.

我再把時間推前, 直到如今, 應該還是有很多人不明白何以當時他會對我另眼相看,縱然我有些獨特的條件. 但當時的我確實很多客觀條件都不如人. 我們第一次見面, 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我不知是不是因為我說過, 因為不想做一些我不認同的價值觀的報導, 所以辭了職.... 而令他決定挑選了我?

-----------------------------------------------------
未畢業前, 有位mentor曾跟我說, 這個世界有好多醒目仔女, 假如你做事只求搵著數, 好易俾人睇穿. 但只要你存心做一件好事, 就會有人自動走出來幫你.

好人不一定會有好報, 但總會有機會得到善待, 我知道這番話還是會有應驗的時候, 儘管那個好人已經不在人世.

早前參加一個追思會, 看著眼前的弔念冊, 拿起筆近一分鐘, 腦袋還是一片空白, 不知如何落筆才好. "讀到用時方恨少" , 我是買了書卻未曾讀. 回家翻出早前買了的 漢英版" 終極名言" (Famous Last Words: ond Farewells, Deathbed Diatrides and Exclamations upon Expiration” by Ray Robinson)

最平凡亦最感人的一則是: 2001年911事件, 被劫持客機上的搭客Brian Sweeney 對妻子說的:

“ Hi, Jules. It's Brian. I'm on a plane we've been hijacked, and it doesn't look good. Hopefully, I'll talk to you again, but if not, please have fun and live your life the best you can. Know that I love you, and no matter what I'll see you again someday.'

從房中的書堆裡再隨手拿來Penguin出版的Pockdet Reference, “On This Day”, 即係類似當年今日那類書, 一本把歷史上的重要事件按發生日期編排的摘要.

翻了數頁, 覺得編輯的選材幾英國本位, 揭開July 1 那頁, 發現今天真是個特別日子, 竟然有與電視和自由有關的, 吸引到我注意力的事件有:

1940 : Beginning of the Battle of Britian during World War 2, as German air forces attacked Britain

(我們能像英國人在二次大戰中, 拼命捍衛自己的價值和尊嚴, 堅信自己最終會戰勝獨裁者, 在自由的國土做一個自由人 嗎?)

1941 : Transmission of the first television advertisment, in the USA, by the Bulova Clock and Watch Company

(假如沒有廣告, 電視行業的發展會很慢, 很多出色的製作亦因為沒有預算而拍不成, 但假如廣告商向營業部或製作人施壓, 新聞自由和創作自由亦會被打壓)

1967 : BBC2 broadcast its first colour television programme.

( 英國廣播公司在一些英國人心目中近乎國寶級資產, 她的里程碑於英國人來說, 意義重大)

1990 : The Deutschmark became official currency for East and West Germany

(原先分裂的國家, 不論是在共產主義還是資本主義下長大的人民, 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後, 都要共用馬克為貨幣.)

還有,

1997 : Hong Kong was handed back to China by Britain.

------------------------------------------------------

印象中, (粗略地說) 清朝乾隆時期, 英國使節因為不肯叩頭, 被拒紫禁城外, 達不到通商的任務 , 為日後的中英戰爭埋下伏線. 香港因為鴉片戰爭而割讓給英國, 香港的命運說來和叩頭是頗有關連的.


-----------------------------------------------
今天七一回歸, 國歌在電視新聞片中奏著.

<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國歌教我們不要屈膝為奴, 站起來.

回歸後, 卻是越多越多人向權力叩頭, 把在手中的自由任人取走.

最近我經歷了不少事情, 感觸甚深, 類似遇到 culture shock 的情況.

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新的想法, 也訂下了新的目標.

從今天起, 短期內這個blog 不會再寫了 (never say never)

但我知道, 只要你們所關心的和我一樣, 我們會在另一個地方重逢.

Sophie 2008 Jul 1




星期三, 6月 25, 2008

good luck and good health

馬時亨先生,因工作關係和他接觸過一兩次,以公關技巧而論, 感覺十分professionl ,經常笑意盈盈,有問有答,和大家mingle得很好.報紙說他和傳媒關係良好, 我絕對相信是真的.

***********************************************************************************
香港的電子傳媒, 應該會特別關心誰會是接任的局長吧.因為資訊科技及電訊業發展、廣播及電影服務都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管轄範圍. 局長的轉換否帶來政策的調整? 我不知道.

************************************************************************************
在我的電視台生涯, 曾經和三位局長接觸過, 三位都算幾有manner, 但有主動說些閒話,讓大家輕鬆一下的, 不會做完訪問急急腳走人的, 就只有馬先生了.

為我們這些勞累的電視人帶來開心工作的一天, 也算是功德一件,新聞祕書固然功不可抹, 但他本人的性情和修養都重要.

馬先生, good luck and good health.

星期一, 6月 23, 2008

無題

“大記者三章” 早前略讀了. 印象最深是陸鏗先生面對蔣介石的迫供時, 抱著不要腦袋的勇氣.

在中國要做一個盡忠職守的記者, 真的會要命. 很悲哀.

讀香港的消閒雜誌, 有些記者喜歡自稱小記, 把自己看得是很低的;

平凡如我們, 都不想做烈士, 做一個地位卑微卻又可以自由採訪的小記者,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幸褔?

****************************************************************************************

剛開始讀明窗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神州記者穿梭眼", 由六位現任及前任的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撰寫, 分享採訪時各種驚險及感人的經歷.

書中的序言第一句是:"中國新聞由做得出色, 管理層要給予前線記者充份支持和發揮空間, 前線記者的熱忱, 才能活現於鏡頭前."

新聞自由需要守護, 而在香港的電視台最能守護新聞自主的是掌管營業及公共關係的管理層, 單是新聞部的力量是很微小的.

*******************************************************************************************

從新聞看到和自己有關的人死去, 是最難過的閱讀經驗.

今晚,知道和我並不算相識的妳離我們而去了, 願妳安息. 連結了我們並肩工作的是媒體.

最近我腦海出現一個問號: 難道年青有罪嗎?

我不禁又再問, 何以年青有為善良正直的人也要英年早逝?天妒英才?

說前世今生來世太虛無, 說輪迴嗎,我不懂, 說天堂嗎, 我不信.

我可以做的只有默默地難過,想想我和朋友能夠為你的家人力稍盡棉力, 僅此而已.

星期四, 6月 19, 2008

電視劇

回想昨天發生的一切, 仿如那些typical的電視劇.

那種被圍及被圍攻的經驗, 畢生難忘.

難得的是過去短短數個月, 已有不少很煽情的的情節: 背叛, 忠誠, 陰謀, 含冤....

但一切都是真實的

人生如戲吧.

好殘忍..但還倖, 我還是生存了下來.

我又徹底認識了多幾個人了.

星期三, 6月 18, 2008

會過去的(2)

這兩天又再無端被人整, 面對些無事生非的人, 又要出手還拖, 雖然這次殺傷力不重, 但也不禁後悔.事件越搞越多人知道,於公司還是自己都是不好.

唯有安慰自己, 不招人妒是庸才, 人家花這麼多時間心力整你,應該挺看重你, 覺得你有威脅, 這間接證明自己有一定能力, 應該暗自高興一下.

*************************************************************************************
個多星期前, 心情很不爽, 也是因為對某些人的信心開始動搖.

想起金庸小說“笑傲江湖‘的令狐沖得知自己師父竟是個老奸巨滑, 沽名釣譽, 不擇手段的偽君子,頓覺人生乏味得很.
寧中則被枕邊人騙了數十年, 那種對愛失去信心的萬念俱灰, 或許只有死才能解脫得到.

張愛玲說 " 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一年後, 我會知道你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討厭懷疑別人的自己, 這一次, 我還是選擇不去懷疑你, 因為要懷疑你, 於我是一件傷心和傷神的事.

我們這些內心軟弱的人, 很怕心目中的偶像幻滅, 令自己脆弱的心靈被傷害. 當要面對真相, 那種思想被掏空的絕望, 唯有動用self-defense mechanism, 選擇性地告訴自己: 不是這樣的, 我猜錯了. 以感情壓抑理性.

人會變的.

查良鏞先生曾說他說要做共產黨的諍友, 現在年老了的他, 對中國內地從諍友變成“大好友”, 作為一位老報人, 何以有這個轉變?這可能是因為他已從火線退下,人也老了, 火氣沒有了.

他的小說我還是可以一看再看, 但他現時的政見,我是不會再聽的了. 他創辦的報紙, 我也早就不再看了.

***************************************************************************************
歷史和新聞分割不開,
試過走了好幾家書店, 都找不著一本有白話文注解的"史記".

書店有得賣的則是古版書影印本, 結果買了一本選注的, 總算比沒有好.
只要想到司馬遷為寫好歷史連男人最痛的宮刑都忍得...我們這些小人物的喜怒哀樂, 對這世界根本無甚影響.

************************************************************************************

經過這幾個月的經練, 我不會再太傻太天真.

把自己的信念建基於別人的行為, 還不如好好把自己的邏輯思維訓練得快狠準, 靠自己來建構我應該走的路.

*************************************************************************

我暫時有一個想法: 暫時不要在這個blog上再寫電視, 把這裡只留作和朋友聯絡的網誌.

我個人的無病呻呤, 除了關心我的朋友有興趣知外,根本無人需要知道.

要寫東西, 也應開始花時間寫些research base 的,資料和評論都充實的, 才比較有長遠價值.

有很多話, 讓人知道我的身份, 我就不方便說了, 但我還是會keep住寫的, 以一個不會公開的名字來寫.

人大了, 恕我也要保護自己.

我未必怕小人, 但我係好怕煩的.

星期一, 6月 09, 2008

BBC 中文網 - 反思的必要 (轉載)

"把問責變成感恩,把反思變成讚美,把對生命的珍惜變成對組織的效忠,把對個人善行的感激變成對國家的頌揚"(網友評論)"

BBC中文網有很多好東西, 當中的"中國叢談"是我少有地每天都會收聽的podcast.
與期看香港傳媒關於中國的報導和評論, BBC中文網集合了中港台及駐英國記者的報導和和專家評論, 視野更為開闊, 無疑更值得花時間看.


轉載至BBC中文網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440000/newsid_7443600/7443647.stm

反思的必要
透視中國
李大同
BBC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李大同: 1952年出生於中國四川。1979年進入《中國青年報》工作至今。1995年創辦《冰點》專版。2006年1月末,《冰點》被中國當局停刊,李大同被免去主編職務。李大同著有《冰點故事》和《用新聞影響今天》。)

5月12日中國四川發生大地震後,幾天內筆者接到多家外國駐華新聞機構的電話諮詢,他們共同驚訝的是中國媒體這次對地震災害的報道,有的外國同行甚至問"是不是從此就開始新聞自由"了。可見災難伊始,中國媒體報道的快速、公開和透明度達到了"國際標準",給西方同行留下了深刻印象。

身為中國媒體的一員,筆者當然也讚賞同行們在災難開始後的表現,但並沒有西方媒體同行那樣深刻的印象。理由是,純粹的自然災難報道,在中國早已不再是一個禁區。在上世紀80年代,災難報道確實是中國媒體的禁區,那時即便是民航客機失事也不許報道,理由是對"國家形像"有嚴重損害,其實這也是假話,被封鎖的只是中國民眾。

隨著中國開放程度的提高,新聞管制部門對純粹的自然災難,已經在政治上"脫敏",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開始允許媒體報道,這自然也是一種進步。不過,這種進步仍是緩慢的,甚至是畸形的。原因是,當局逐漸將中國媒體的災難報道,改造成為對"黨和政府"歌功頌德和"英雄讚歌 "的報道,這導致中國媒體的災難報道喪失了核心價值,而且始終未能形成成熟的模式。

災難報道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反思。任何災難都會造成人類社會的損失,會對人類社會的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然而損失可大可小,威脅可重可輕,關鍵在於人們是否從一次次災難中學到了東西,從而有效地彌補制度漏洞、法律闋失和預防措施。若干年前,中國始發一地繼而蔓延全國的 SARS瘟疫,其導致災難的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信息的封閉,在於地方官員的瞞報。從此中國開始設立公共衛生事件及時向社會公布的制度,也開始制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

沒有反思便沒有進步

這次地震可反思的東西太多了。從已知信息獲知,早在10年前,就有科學家嚴厲指出這次被地震夷為平地的北川縣因處於地質斷裂帶上,決不應該在此建縣城,官員對這個警告顯然置若罔聞,為什麼?這次地震之前,中國和美國科學家都有明確的地震預告,在當今的科學條件下,地震預告當然不可能精確到某天、某地,然而這個預告是地震頻發地區,一個世紀內曾有過重大地質災害,為何不未雨綢繆,加固學校、醫院等人員密集處的建築?這次地震學校崩潰7000多所,死亡孩子數千人,很多學校是粉碎性倒塌,根本沒有逃生可能,這些建築是何人設計、何人施工、何人驗收、何以"合格"?

中國已有唐山大地震大批軍隊開到現場,卻一無救災必要工具、二無專業經驗和知識,徒手刨挖廢墟其作用於普通百姓無異的教訓,此次四川救災卻幾乎又重演了這一幕,軍人徒然望著廢墟下呼救的人束手無策,只能等專業救險人員出手--如果軍隊必定要承擔和平時期的救險任務,那麼軍隊的建制和訓練是否相適應?在這次救災中,軍隊的通信手段、工程突擊、野戰醫療和以直升機為主的空中支援力量已看出明顯不足,是否應當改進,如何改進?

還有,為什麼中國承擔慈善救助的半官方組織紅十字會和慈善總會嚴重缺乏社會信任?以往從未見過該組織向社會詳細公布社會善款的流向和賬目,導致此次賑災中有企業家獨自挨家調查,親自向災民發放善款,而社會一致高聲要求嚴密監督數百億捐款的使用,這表明中國慈善制度和聲譽究竟缺失了什麼?

是政府沒有錢嗎?從1995到2007年,去掉通脹成分後,政府財政收入增加5.7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計增加 1.6倍,農民人均純收入才增1.2倍!改革開放的成果由政府享受的最多,城市居民次之,農民分享的最少。這麼多年裡,只有政府的收入以遠高於GDP的速度在增長,城鎮居民和農民的收入增長速度都遠低於GDP的增速。國家有這麼多收入並且收入增長這麼快,為什麼寧願在政府辦公樓和形像工程上花錢,而不是花在學校、職業救援隊伍上呢?為什麼人民對社會財富的分配毫無發言權和控制力呢?可以反思的地方太多了!

可惜好景不長,中國媒體按照職業本能和職業訓練在一個星期裡的優異表現終於結束了,因為上面"不許刊登反思報道"。剛剛聽到,對這次災難有初步反思的南方報業同仁,已被迫撤出災區,此前北京的某家中央級報紙,竟然還公開發文批南方報業"居心不良",夫復何言!
於是我們終於又看到那出宣傳老戲的上演:"把災難變成慶典,把哀傷變成喜悅,把問責變成感恩,把反思變成讚美,把對生命的珍惜變成對組織的效忠,把對個人善行的感激變成對國家的頌揚"(網友評論)﹔某著名文人,竟要求災難中無辜死去兒女悲痛欲絕的父母們不要去向官員問責,以免被"西方反華媒體利用",無恥到這個地步,令人嘆為觀止。沒有反思,沒有依據反思而來的進步,我們就永遠不會安全。

星期日, 6月 08, 2008

不要高興得太早 (2)

中 國 封 鎖 敏 感 災 區   限 制 媒 體 採 訪

自 上 個 月 發 生 大 地 震 後 , 中 國 出 現 前 所 未 有 的 媒 體 開 放 , 現 在 已 被 證 明 是 短 命 的 。 如 今 , 士 兵 已 經 封 鎖 了 災 區 的 敏 感 地 區 , 地 方 媒 體 則 面 臨 越 來 越 多 的 限 制 。 中 國 正 在 收 緊 對 大 地 震 的 報 道 。

路透 社 昨 日 發 自 成 都 的 報 道 稱 , 在 5 月 12 日 發 生 四 川 大 地 震 後 , 中 國 政 府 因 允 許 中外 媒 體 還 有 數 以 萬 計 的 志 願 者 暢 通 無 阻 地 進 入 災 區 , 而 廣 受 好 評 , 報 道 引 述 四 川 作家 、 雜 誌 編 輯 冉 雲 飛 認 為 外 國 媒 體 在 地 震 後 稱 讚 中 國 政 府 , 是 因 為 它 們 「 對 政 府 一直 太 樂 觀 了 」 。 在 地 震 中 僅 校 舍 發 生 倒 塌 的 五 福 鎮 , 一 名 當 地 官 員 和 警 察 試 圖 阻 止外 國 記 者 與 家 長 交 談 。 當 地 警 方 稱 , 按 照 新 規 定 , 外 國 記 者 採 訪 需 要 鎮 政 府 登 記 ,儘 管 四 川 省 外 事 辦 已 向 這 些 記 者 們 簽 發 了 媒 體 採 訪 證 。 而 外 國 記 者 在 採 訪 期 間 , 有關 部 門 的 人 員 一 直 監 視 , 直 到 目 送 他 們 出 城 。 多 維 新 聞 網